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六)第六锤——砸破寄居者的壳

这是我很不愿意举起的一锤,却又是不得不举的一锤。不愿意是因为众生,不得不也是因为众生。藏历新年将至,这一锤,算是拉珍送给所有佛门弟子的千年大礼。

谁是寄居者?

什么是寄居者的壳?

软壳蟹会寄居在漂亮坚硬的螺壳里,社会上各式各样的邪人,也心怀各式各样的目的,学得软壳蟹这招,寄居在各式各样比原本的自己光鲜亮丽的外壳中。

佛法界有寄居者吗?不仅有,而且多。不可否认这世上确实有依教奉行的高僧大德,德境弘深,大悲智慧。但同样不可否认这世上还有许许多多披著人皮的禽兽和外道邪魔,将高僧大德法王的身份地位作为自己的绚丽外壳寄居,顶圣贤之名而行愚痴、贪欲、诈骗之凡夫事。听起来“禽兽”这个用词是否太过?不过。为什么?因为软壳蟹之寄居为害不大,凡夫寄居于高僧大德的外壳,却会坑害无数人轮回堕落。寄居者高举佛法大旗,实则为一己私利,为捞取供养名利而欺诈、糟践众生的慧命,即便如父如母般的众生在轮回转折中痛苦嘶喊,他们依然漠视罔顾,依然心安理得的利用那个救渡位置,假冒圣者割食糊涂众生的利益,不仅是禽兽,确切一点,不如禽兽。因此,这忍了又忍的一锤,必须得举起,必须得砸下,粉碎那骗人的护壳。

可问题在于,如何才能清醒地鉴别出谁是真圣谁是禽兽充圣的寄居者?其实很简单,依佛法,从他的三业表显去鉴别。佛法的标准是硬标准,是一把铁尺,里面没有任何世俗谦让妥协的因素,我们以释迦世尊的三藏教戒作为准绳,符合佛陀法义标准,他就是贤圣僧善知识,不符合就是禽兽或妖邪之辈,就这么清楚明了。正如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说到的,有人称自己佛陀,那么太简单了,以佛陀身份公开现世,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入灭,要么就请展现出佛陀相应的证量和智慧显境来,这就是标准。如果他的智慧成就比世间人类的成就差,这人不但不是佛陀再来,菩萨阿罗汉都不能沾边,更因为这种假冒的恶行,那寄居的壳内成份便全成污垢秽物。同样,既然是高僧大德法王,其三业行持必然应该如法,且不说证量,他们的行为意识最起码最起码应该符合佛说五戒十善、六波罗蜜及菩提心的标准,这是一些并不复杂的准则,普通人都能理解,我们只需在遇事的当下将这些佛法原则举起来比照,是真螺还是寄居蟹,是成就的路还是轮回的陷阱就非常清晰的分辨出来了。可我们常犯的一个错误是依人不依法,不是深入佛陀的法义,以佛法正见来判断取舍人的行为,却往往因为某个人的地位、身份等等世俗因素的影响,而迟疑,甚至放弃已经拥有的佛法正见,因而上当受骗不得成就在所难免。

比如,我在“信佛”一文中提到的那个对鬼的出现大惊小怪的法师,在他这种行为语言出现的当下,佛弟子就应该立刻判定他是绝对的凡夫,那一寺之主的身份和弟子众多的威风,原来是他寄居的壳。一个连鬼道众生存在的真实性都不确定的人,其见闻觉知深受当下业力境界限制,毫无疑问他是个凡夫众生,而且是几十年来都不把佛陀教诲当回事的愚痴凡夫,这种人完全不可依止,依止他不能得成就。再有,多年前,我曾经透过一些名声响亮的大法师、大仁波且、大法王的开示著述,看到他们的凡夫本质。比如有个汉人和尚号称大法师,说能海法师的衣钵传人是他门下一个七十年代出生的人,能海法师一九六六年就圆寂了,如何将衣钵传给那个当时还没出生的人呢?一个连编造杜撰都不入流的低俗凡夫。有个仁波且说他在台湾给出的灌顶比他自己领受过的灌顶还多,这就分明是在说,他给出的灌顶中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瞎编乱造的,这不仅是凡夫的问题,而已经是妖魔。再如有个几百万人敬仰的法王说:“释迦牟尼佛讲了很多经,但有些话我们还是可以不听的”,另一个有百万弟子的法师口口声声要改革佛陀教戒。这种法王法师都已经明目张胆跟释迦佛陀作对了,竟然还有人相信他们是菩萨圣者再来,自己迷到白颇罗的地步,岂不笑话?那法王还到处教人双身法,以佛法之名纵容邪淫!不错,藏密佛像中确实有双身表法图像,但那只是表法于日月、阴阳之轮回状况,恰恰是为了教化佛弟子出离轮回,绝不是教人行男女贪欲之事,这种不懂装懂的妖孽,破佛律仪,潜行贪欲,神圣藏密佛法就这样被这些人玷污了,弄得许多人误会,谈密颜变远离伟大的密法,这哪里是法王,纯粹的寄居妖魔!谁那么愚痴竟将这种满口污秽的邪人尊奉为佛菩萨再来!就因为他有个一流法王的外壳,人们便以为他说的什么都是真的,却不知末法时期的混乱就是由这类混进佛法队伍,顶圣贤光环行魔之恶业的妖孽造成!这种欺世盗名的寄居者,毫无证量可言,只会乱解密法,背离三藏,空洞胡言,可以断定他连最基本的佛教皈依都不懂。最近在网路上看到一位叫隆多丹贝嘉措的喇嘛写了一篇关于佛教皈依修持法的文章,真好,虽然没有开示全部法义,但已经看出,那才是正宗的释迦佛陀遗教,这个珍贵的佛法仍在娑婆传承,真是万幸。相比之下,佛教界许多教派的皈依仪轨都草率得不认目睹,有些教派的所谓皈依境,竟然只是个传承流线图,连皈依对象都没弄清楚,似乎皈依就是皈依他那一派的祖师,连“佛弟子”“佛教徒”几个字的含义都忘了。无论是莲花生大师、宗喀巴大师、玛尔巴大师、无我母大师,任何再高的菩萨大师,都是以普贤王如来、多杰羌佛、释迦牟尼佛为最高至圣皈依者,我们是佛陀的弟子,皈依的是佛、法、僧三宝,师为三宝之代表皈依相。可传承图上的法在哪里?几位祖师就全权代表了全部三藏密典佛法?这根本就是胡来,佛、法、僧三宝是三种截然不同的表法,怎能一锅粥牵强在一份传承图上?而且大多数举行皈依的阿阇黎都把皈依仪式和皈依境混为一谈,因为他们没有那个道力举行内密皈依仪式,产生不出加持悉地、坛城悉地、本尊护法悉地和集皈依戒悉地的加持力,在皈依当下为弟子净除三业垢障,自己实相皈依境生不起来,便只好欺负不懂佛法的弟子,草草举行个简单的皈依仪式就说有了皈依境,或者拿个传承图当皈依境糊弄大众,典型凡夫无能为力的打发、应付。最可怜的是内密皈依修不起来也就罢了,佛法界现在连个完整的皈依仪轨都已经很难找到,佛法已经被糟蹋到了何等地步?皈依修持法这种入门初基的法都已经混乱不堪,可想而知其他的所谓大法到底还剩下多少实在的内容,而那些所谓传法灌顶的高僧大德到底有多少真实的成份?比如有个仁波且在他的开示中写道,他在作某个灌顶时,因为一时找不到这个法的灌顶仪轨,所以就将另一个法的仪轨拿来取代了,反正这两个法的本尊都是一样的嘛。这些寄居者就是这样诓骗众生的,佛法就是这样一天天沦陷的,这就是当今佛法界的现实,这里所提到的连蜻蜓点水的份量都不够,这种寄居在高僧大德名下的禽兽邪徒,在这个末法世界,多如牛毛。我曾经难过,这些人说著跟佛陀作对的妖魔语言,做著坑蒙拐骗的市侩行为,那么显而易见,他们的弟子为什么还不赶快逃跑?转念又觉得不能责怪这些弟子,弟子们的障碍其一在于不懂佛法,建立不起正法的标准去衡辨真伪。其二,从皈依佛门开始,弟子们就一直被这些寄居在高僧大德华丽外壳中的禽兽蒙蔽著,他们用魔邪之见为弟子洗脑,使其犯所知障而变得智慧低下,认假为真,又怎么学得到真佛法?这些人用光彩夺目的外相威严,即传承、地位、声名等为自己建筑了一个坚硬的寄居壳,打个难听的比方,就像《西游记》里的妖精们,一番变化伪装之后,连唐僧都要受骗,何况普通众生呢?这也就是我今天一定要砸碎这些蒙人外壳的原因。

再有一个最明显的寄居者实例,前段时间有人出于一些个人目的,否认了自己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作的文论,这本身是一件可笑又可怜的事情,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当今无圣可及的佛陀,恰如释迦佛陀一样,本就不需要认证这种东西,因为他就是佛,正如第四世多智钦·土登成利华桑仁波且所说:“《第三世多杰羌佛》这本书是最好的宝书,要用来利益更多的众生,这不需要认证祝贺,因为是黄金放到哪里都是黄金,那些黄铜无论怎么打磨也是黄铜。”但可笑的是有些人偏偏要做那“把火烧天徒自疲”的事,更可怜的是,他的否认也许顾及到了某种眼前利害关系,但他却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言行所充分暴露出的禽兽本质,他用自己的双手掀翻了自己的寄居壳。其实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早在十多年前,我就遇到过一起认证风波,只因当事圣者喇嘛的要求,为避免寄居者的弟子们生退悔心不再学佛,一直不曾公开提及。最近再与这位喇嘛有了联系,感慨到末世众生求法之艰辛,尤其对上演在至高无上第三世多杰羌佛身上的认证闹剧,喇嘛颇为众生痛心,觉得这些事情也该讲讲了,否则众生成就前途堪忧。这位喇嘛的修证很高,曾在西藏深山闭关十八年修得成就,十多年前他出关时,去接他的两个头陀僧在山脚遇到他,他摸著一块石头说要把它拿上山去将他闭关的山洞封住,这块石头至少有三千斤重。两个头陀僧看著石头发愁,不知要怎样将它运上去,最后还是跟喇嘛一起空手上山,说看看能不能找些可用的东西制作一些工具来搬动石头,喇嘛也不置可否。可当他们一同走到山洞时,神了,那块巨石已然挺立在洞口。有位密乘大德,与其中一位头陀僧很熟悉,在听说了喇嘛的证量以后十分敬佩,由于喇嘛不喜喧嚣淡泊自修,平常很少与人接触,大德便依据藏密认证法度,亲自修法后,写下了一份认证文书让头陀僧转交喇嘛,同时转告他的诚恳希望,希望喇嘛能以自己的修证入世普度众生,认证书中写道:“我于佛法境界中观照到XX喇嘛乃XX祖师转世……”这件事曾经让不少人感动,认为大德的举动是真心为众生的成就著想。却没想到,事隔几个月,大德却公然否认了这个认证,还一再强调从来不认识那位喇嘛,写那份认证是在不清楚的状况下。消息传开,喇嘛倒是淡淡一笑泰然处之,毕竟他已经解脱成圣不可能在乎这些世俗兴衰,那头陀僧却是又诧异又愤怒,直接找到大德问个究竟,磨不过头陀僧的坚持,大德告诉头陀他的突然反悔也是出于无奈,因为不久前有个行为不如法的某派法王想跟喇嘛套近乎,受到喇嘛的冷遇因而恼羞成怒,连命令带请求的要大德否认自己的认证来整治喇嘛。大德不想破坏与法王多年的交情,同时也有些畏惧那法王的手段,只好照办否定认证。

这一大段类似世间官场热闹的故事看下来有什么感受?我真希望这只是个故事,但可惜,它是现实。当时我就曾经感慨,不知道那个大德,那个法王清不清楚他们的行为已经彻底昭示了自己的禽兽本质,在他们这些言语行为发生的同时,其寄居者的真相也就昭然若揭了。为什么?让我们来一块块剥落他们的寄居壳:

什么叫大德?大德音译婆坛陀,于印度时,为对佛菩萨或高僧之敬称。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位大德的行为是不是菩萨或高僧所应有。

比如这大德说,对喇嘛的那份认证书是在不清楚的状况下写的,而他的认证书中又白纸黑字写著「我于佛法境界中观照到……”,既说不清楚,又说观照到,这两种相互背离矛盾的说法,为我们揭示出两个问题,一,如果他说的“不清楚的状况下”是真的,那就只能是他认证书中写的“我于佛法境界中观照到”是假的,是他自己胡乱写来骗人的。什么人会乱编认证书呢?佛菩萨圣者会编造认证书吗?决不可能。佛菩萨圣者何等大悲,众生的慧命成就是所有佛菩萨心中的头等大事,认证对象是圣是凡,这关系到众生的成就前程,因此,是或不是可以依止的贤圣僧,他们定会清楚、严肃、如实的交代于众生。菩萨圣者更不可能有“不清楚”的状况,因为他们随时处于佛法的证量境界,神通智慧广大无边,清楚了知认证对象的宿世因缘,不清不楚的只会是凡夫。世上只有两种人会胡乱编写认证书:社会骗子、妖魔。只有这两种人不把佛法当回事,只有这两种人不在意众生的慧命,不会对众生负责,才会不清楚就拿笔乱写。那么也就是说,如果这份认证书真如那大德所说,是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写的,那么认证书中所说观照到喇嘛为某祖师转世,就纯碎是他胡编的,那也就非常充分的说明,这个所谓大德是个彻头彻尾的假大德,是寄居在大德名下的凡夫,而且是凡夫中的坏蛋,骗子,一个鱼肉众生慧命的妖魔,禽兽。二,如果认证书中所写“我于佛法境界中照见”是真的,他真的观照到喇嘛是圣者祖师转世,后来出于人际利害关系而否认,那他就是不守戒律的恶人,只有这种破戒恶人才会把人际关系摆到佛法原则之上,这种犯戒行为绝对不可能是圣者所为,因为所有的成就圣者都是如法行持的结晶,从来没有哪一个不坚守佛法原则的人可以达到成就解脱,佛菩萨圣者的队伍里没有丝毫可能会钻进一个世俗利益第一的私欲汉,藉此也不难得见他写的什么与佛法境界中照见,完全是骗人的假话,更何况认证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众生的成就利益,宇宙中更不可能有哪个成就者会为了凡夫交情而践踏众生的慧命。因此,无论他有怎样显赫的法王地位,他的我执行为同样清楚地昭告了他是个寄居的假大德,寄居壳下遮掩的本质还是个禽兽,且是个妄语戒都不能信守的糟糕人物,连道德品质稍好的普通人都比不上,普通不学佛的好人也不会为了某种人际交好而做出这种指鹿为马、是非颠倒的劣行,这种人怎么可能是真的佛菩萨大德?怎么能将座下弟子带向解脱?至于那个恼羞成怒的法王,更不必多说,百分之百的凡夫庸人,烦恼缠身,另一个寄居者而已。几十年道貌岸然圣者菩萨的伪装,终究在利益关头盖不住三业实际显现的凡夫真相。

寄居者的可恶在哪里?前面说了,软壳蟹的寄居为害不大,但佛法界的寄居者贻害无穷。因为他们占据的是渡生者的位置,原本这样的位置只能是真正的成就圣者才有资格站上去,然而乘末世混乱之风他们机缘巧合地登上了那个位置,如同狡猾的寄居蟹钻进了螺壳,不明真相的众生便真的以为他们是圣者大德,虔诚供奉,专心依学,满以为成就解脱在望,结果钱财被他们巧立名目挖空,学到的,却是一堆凡夫业障,不仅不能成就,反受连累地狱有份。

由此我联想到释迦佛陀为什么要遗下智慧与神通展显的记录。寄居者可以死背经书,可以假闭关,可以伏藏、开藏,可以在石头上印一个假足印,这些都可以虚晃伪装,但佛菩萨的智慧神通力他无论如何伪装不出来。比如他凡有世间作为,皆平淡无奇,错漏百出,连凡夫聪明人都比不过,又如何伪装成神通智慧广大的佛菩萨?比如将一颗金刚丸放在弟子手中,他不是真的佛菩萨,就没有办法让这颗金刚丸真正具有金刚性、具有生命力,让它自行跳动飞旋来无影去无踪,甚至穿墙入壁。因为他是凡夫,他不具有另外一重空间的力量,来超脱现实世界四大的限制,当然就无法实现将一种物质赋予生命力和超物理的圣迹。再比如,根据佛陀遗教,莲师传承,在真正的大圣者祖师中,他们为验证自己所修曼陀罗是否建立成功,就会取来一块几百斤重的大石板,压住空的曼达盘,有六到八个喇嘛坐在石板上监看,仅留出石板中间空位,由执法的圣者祖师在上面绘制曼陀罗或法性种子字,一当绘制完毕,圣者祖师将展显其真正成就证道的圣量,一吹弹指,其圣者道量将使石板表面用五彩沙绘制好的曼陀罗或种子字图形,穿过石板进入下面的空曼达盘中,完整清晰,此乃圣义隔石建坛。毫无疑问,能有这种道量的绝对是佛菩萨再来,而当今世界的寄居者们有谁能亮出这样的真钢来?这种佛菩萨的证量力,寄居者断然伪装不了,因而佛陀才留下这面智慧与神通的照妖镜照彻末世寄居者真相,护佑芸芸众生的慧命。但,须当小心,寄居者面对真圣量,通常的反应是立刻强调什么佛法不讲神通,这是他遮掩丑陋本相的伎俩,然而无用,因为他的说法实际是谤佛,佛陀三藏经典中处处阐扬神通圣迹,说佛法不讲神通正是与三藏背离,与佛陀对立。即便如其所说不顾世尊的神通说法,那么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智慧展显他能做多少?一个蓝台,两个雕塑,寄居者们就束手无策了,还要自称佛陀菩萨,不是愚弄众生的禽兽是什么?

其实寄居也就罢了,寄居者只要生起惭愧真心,谦逊内敛,学会处处以佛法准则为三业行持标准,发奋修学以图自觉觉他,也就能很快变成如法的善知识,自己的硬壳也就长出来了,甚至可能很快得到成就。已然寄居却还不知道惶恐,还不知道谦虚谨慎如法勤修,不知道检点心行以佛弟子应有的正当行为长出自己的壳甩掉寄居者的恶名,竟还要肆无忌惮的招摇过市,罔顾佛法戒律而贪名夺利,争风斗勇,自作聪明耍弄那个根本不属于他的外壳,借显赫地位以实现他贪名逐利肥家养业的肮脏目的,你不砸他的壳都不行,因为众生殷殷期盼解脱的目光不允许对这种不知羞愧的寄居者有所宽容。

佛弟子都应该清楚一件事,我们皈依佛门修行学佛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学到佛法,为了掌握了生脱死的解脱法,我们的一切修行努力都是为了达成这个最终目的。在求学佛法的路上,我们得学会清楚地判别哪些东西是不必在意的外相,而哪些是必须追求的真实,才不至被障入歧途白费光阴。我们是为法而来,为解脱而来,谁真的拥有佛法,谁真能让我们解脱,谁是依教奉行的真圣贤,这是我们惟一需要执取的依止标准,其他诸如身份地位以及徒众多寡或声势气派等等,统统是外相,统统不必在意。不仅不必在意,更应清醒了知,这些炫目的外相往往正是某些凡夫或妖邪之徒寄居的壳。人生万般难得,耽误不起,因此,如何透过那一个个光鲜亮丽的外壳,看清壳下是否掩盖著一个鸠占鹊巢的寄居者,这是每个身处末法的佛弟子必须认真研讨的功课。这就如同行商于伪劣产品氾滥的市场,你必须具备一双能鉴出真假货物的精睛火眼,才能保证你的前程甚至生存,更何况是事关成就解脱的大事,不可等闲视之。

忽略一切世相,站在佛法的原则上衡定一切,这就是一双明亮的择法眼,能看透种种寄居伎俩,不被迷惑而行于正途。正如那大德,当他在认证这么严肃的大事因缘上出尔反尔之当时,我们就应该智慧地脱离眼前的是非波澜,冷静反观:他的行为与释迦佛陀的教戒是否相符,是否相违?他这么做的目的,是出于菩提大悲利益众生,还是出于世俗我执、私利权衡?他的行为是不是与他尊贵的身份称呼相符合的圣者行为?如果是真的佛菩萨,比如释迦世尊、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他们,会不会像他一样出尔反尔,做过的事情不承认?释迦世尊、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他们会不会编造认证书?会不会弄不清楚认证对象是什么因缘来历,提笔乱写?释迦世尊、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他们会不会妄语欺诈众生?这些佛菩萨圣者,会不会是智慧低下,毫无证量智慧境显连个聪明凡夫都超越不过的愚痴汉?会不会是贪图供养名声,遇到利害关口自身安泰第一,人际周旋第一,众生慧命丢到脑后的道德低俗之徒?如此思维清理下来,用佛法原则测照他的三业,其背离佛陀法教的凡夫心态、妖邪本相便一览无余。这时就可以清清楚楚看见他的身份、地位、声势以及众人的尊奉朝拜等等,全是正在碎裂剥落的寄居壳,一个欺世盗名、鱼肉众生的禽兽已昭然于天地。

这种分辨测判不是世俗的计执,而是择法,是佛弟子成就解脱之必须。

另记

最近,有人想要皈依拉珍,不错,我懂得世尊遗教之真皈依法,也懂得如何保证升起皈依境,但我不为人授皈依。因为我是个惭愧的人,还在修行,跟大家一样,仍在进取,不具备足够资粮举行皈依。拉珍希望众生解脱,因此写下这一篇篇文论,为艰难末世的莘莘佛门学子,打造一面照妖镜,你们举著这面照妖镜走修行路,就能劈开妖魔横亘在你们面前的荆棘,你们就能找到真正的圣者,向真正的大小菩萨们、阿罗汉们,求得皈依。此时,拉珍的心愿足矣。

在此还要说明,依释迦世尊为师的弟子中有很多寄居者,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中也有很多寄居者。例如有一位寄居者给我发来email,说他是在西藏被认证的大仁波且,他也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与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关系很好。他说拉珍维护第三世多杰羌佛,宣扬正法,功德无量,应该有资格接受“现量大圆满”灌顶,他决定要向第三世多杰羌佛推荐我,希望告诉他我的地址。我回复他说:“我已于约十五年前有幸得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灌顶传法,修持非常殊胜。后因缘离散,久未得见佛陀真颜,此乃我自身业力深重的关系,因此而惭愧修习德行,尚未够格奢求无上大法。我已从一和尚手中请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东行说法》,对我来说,这就是至宝。”

为什么说这位仁波且是寄居者?因为他自称大仁波且,却不明白,破邪显正,显扬佛陀正教,这是修行人的本份,做一点份内之事就要跟佛陀邀功请赏,这是恶劣的寄居者干的事情,不是真修行人。我所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从法界尊师第三世多杰羌佛那里换得“现量大圆满”的修法,而是真实的为了众生慧命,讲讲破愚指南的真理,让众生有学到正法的途径而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