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极品艺术珍宝 龙鲤闹莲池

走遍世界各大美术馆后,终于在洛杉矶“名画家鱼厅”,看到了一幅真正举世无双的艺术钜作“龙鲤闹莲池”。当我站在画前,刹那整个人都迷醉了,顿感心神入迷。整个画面神奇飘逸,气韵飞旋无定,当下震撼了我的灵魂和心魄,陶醉的享受无法自控。自然到极致的龙鲤错落地潜游在莲池中,而不是在纸卷上,莲叶上抹了一层温润而夺目的水色,莲蓬斗上又散发出童心的天趣,花朵自然舒服醉人,青涩的池水似乎在风声激荡中飘出了丝丝荷香,微风中的浮波和淡淡的墨色幻化了虚实神幻的世界。把整幅画说得更鲜活,这究竟是一个什么的境界?这幅画究竟是中国水墨画抑或是另外世界迁流本土的神画呢?我实在无法分辨。雅媚的旋乐让我入迷,我作为一个画家,怎么竟然无法解开这魅力的擒拿呢?真神,直到现在我还可以听见画中的风声水声,看到缥缈湖面气韵在不停地浮动,它无有定止,真的,就是没有止息的动。H.H.第三世多杰羌佛把世间种种无形无相的,都一一表喻在纸上。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圣境。就像我初次见到伟大的羌佛把天空中的云雾放进韵雕一样,不是常人能做的,这是一种表法 。这的莲叶、莲蓬、龙鲤、水波,风声、动韵,等等都只是借喻。H.H.第三世多杰羌佛利用了它们来表现了另一个圣境,所以这幅画,人们中的艺术家,是用笔墨的画技无法复制的!因为它已超越了历代名家艺术美的高度。

 

世界极品艺术珍宝 龙鲤闹莲池 第1张

 

世界极品艺术珍宝 龙鲤闹莲池 第2张
龙鲤闹莲池    (图片来源:资料图)

水和鱼

山川、人物、博古、鸟兽、草木、池榭、楼台风韵、光和色块等这些题材,在历朝的中国画里面都可以轻易找到。但画鱼的名家古今很多,当中应以宋代刘窠和明代缪辅为代表。画谱中用上"美姿娇态,惟妙惟肖"和"用笔工细,设色绚丽"来形容两人之作品。后来之朱耷亦不过"逸笔草草"而矣。近年热起的清代郎世宁,西彩中用,徒具颜色,神情显真,倒有写实之赏。现代和当代也出了一些高手,但也缺乏画外灵魂、笔情墨趣,起笔收峰,一目可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画中,我们可以看到深浅墨色的不定变化,龙鲤处于不同角度,在池水里上下出没的各种姿态,神态自若,活鲜过真,这并不重要,而神妙的是墨色水气变化莫测。相比起之前所提及到的各代名家,虽然他们风格各异,但是所画之鲤鱼就是画在纸上的画,画出了鲤鱼的美感,没有显示到脱纸造化的神奇境界,简单说就是欠缺神韵灵魂,其中的原因是他们都没有这个表达能力的超凡境界。

在中国水墨画中,水的形态一般会用留白和线条去表现。在中国特有的文人书画哲学精神中,留白处表现了水的静态,线条勾线表达出水的动态,如此虚实静动。互为表里。亦正因这种特有的文人精神重于神形兼备,缺一者非谓能格之品,尤其文人画达到登峰绝顶之时,有写心露神,具形于实,活显于真,开卷脱魂之说,达之表境,所谓心境合一为天人造化,似水非水,虚虚实实,堪称妙笔。

在中国画顶峰的宋朝四大名家刘,李,马,夏中。马远有名的十二幅水图卷钩写了不同浪头的排烈和水波的动荡,其中"云舒浪卷""细浪漂漂"浓淡不同,各展舒姿。尽管是马远的神品真迹,布局取相,虽然表显了心形一体,亦没有能表现出与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造诣水情的百分之二十,水的刹那变异不定状态是举世无人,即使我们今天利用高科技的摄影都不容易捕捉到画中那种不稳定和半透明的折射状态。在"龙鲤闹莲池"中,我们不单看见池水的起伏、变化不定的神韵,静观下我们更能看到光线进入池水中折射,而反影出的不同深度的各种光波和水面、水中、水底的动态,莲根在泥土中翻动的实况,这种不稳定的半透明光波和龙鲤呼应为一体,浓淡变化神乎妙荡,面面分明而不明,不明而明之于韵,明之于情,明之于美媚,明之于绝,明之于醉,活生生展示了神与情合,鱼水合一,"如鱼得水"的意义。

风觉、莲香

扬州八怪李鳝在其潇湘风竹图上,提上了这首诗:“画史从来不画风  我于难处夺天工  请看尺幅潇湘竹  满耳叮东万玉空。”其实在画面里要表显风的声响,那未免太夸张,因此我把风声换成风觉,的确,要在画中表现风觉实在难于登天,历史上亦没有谁真的能做到。而李鳝在这里做到的正是打破前人,立足于另一个新的高点,但那也是布局和走向造成的感观,并没有灵和神的飞跃而荡动的实相,是形象的取获,也就是在用笔的方向、变化、布局的表面结构上造成的假像,最重要的是毫无水性的质地,这才是灵和情的要害。尽管如此,他足以名留青史。但是相比H.H.第三世多杰羌佛妙化的境界,李鳝就如沧海一粟。羌佛笔下的鱼、莲、水、花、草,都在质地上见神,比如鱼身上的鳞甲,看似平滑,实际上并不平滑,鱼在水中,水包着鱼,水和鱼都能同时看到,鱼不碍水,水不碍鱼,相互并成为一体,这就是质地上的成就,而质地不是一句空话,质地的灵性,又全在微观上的功夫,也就是细如毫毛的笔迹、色气、水分、薄幕青纱等的相互关联所表现出的微观动韵,这就太难了,就是用油画来表现,也是达不到的。"龙鲤闹莲池"中所表现出之神韵灵魂,令人难以忘怀,元气淋漓出神入化的笔墨,牵引出雷霆万钧之势有如泰山压顶。动韵、风觉、莲香、水气、雾波激荡抛射出乾坤苏和之暖,恰是那久旱甘霖,其画面所带出之张力,不期然令我想起苏轼咏荷名句:霞苞电荷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笔下的七彩斑斓的莲叶、莲蓬,苍劲变化的水草,在墨色萦绕下意态气象万千,生动的气韵广阔无边,香气溢出纸外。莲花与莲叶、莲蓬、莲斗,金石味,灵润韵,虚实交错,华丽超凡脱俗。貌似东歪西倒的莲枝如小儿游戏童心般盘错笔意,铿锵响亮,其苍茫壮硕之声,有如黄钟大吕。

伟大的羌佛正带领着我们凡眼进入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目不暇给,超出象外,而其中有更多无形之音,无色之境,是我有限的思维和文字不能道尽的,就拿鱼身上的几片鳞甲,来用艺术家的笔墨一试画,当下就会报显低劣,你的笔墨一当上纸,毫不搭调,俗笔墨迹,难堪入目,诸君大可一试,虽然我境不如。但是只要我们能以静相对,相信不难会感受到元朝董其昌在画旨中说的"画中欲收钟磬不可得,但众山之响,在定境时有耳圆通,正自觅解人不易"。只要能在静心观照下,进入心一境性。那么动韵、风觉、水情、莲香、雾气、温度,都不难浮现面前。“龙鲤闹莲池”到底有多好,我只能以我的感受说:历史上找不到的高度,就拿世界名画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也不接其艺术灵魂的腰骨,“蒙娜丽莎”我们完全可以照着临摹下来,至少得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效果,但是,“龙鲤闹莲池”,就根本无法临摹,别想得到一点类似,所以,我认为“龙鲤闹莲池”才是世界极品珍宝。

当然,这个只是我肤浅的知见而察觉到的境象。根据各人境界不同,感受各异,我相信只要用心取境,从中体会,在相应之时,会受益良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