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真相》(二十七) 假皈依修行竟不自知 六法宝照出白痴小人

《揭开真相》(二十一)恶鬼猛兽 第1张 第1张

我修了这么多年,可是我却一直不进步,只有很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出现了皈依境和绿度母本尊坛城,看得清清楚楚,但当我说话与祂们沟通时,圣境马上如烟消失了,每一次都是如此,只要不说话,境界就很实在,一当说话想跟祂们沟通,当下就成为幻化,立刻无影无踪,我总是在想,佛陀传的法怎么会这样不坚固呢?难道佛陀师父的法不完整吗?但是我也相信我的师父是佛陀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因为很多人都在祂那里学到了大法,如大十字正义法王,如唐东迦波仁波切,如莫知仁波切、丹玛翟芒尊者、禄东赞法王、开初仁波切、拉珍圣德等等,但为何我学不到最高的法呢?我也明白了很多道理,很多错误罪过我也改了,我也尽量按照佛陀师父教的修行法和本尊仪轨法去做功课,可是就是没有坚固的受用,为何我一直学不到大法,也得不到功夫的展露,这是我无法理解的,难免不产生一些想法:难道佛陀师父不是佛陀吗?难道有分别心吗?难怪驻地的师姐妹们会有不团结的行为,也想到狗狗们的那些动作难道是经过培训的吗?但又想到百万黄蜂、百万飞鸟怎么能培训说来就来啊?又怎么能培训死人喊她活就活啊?而且为什么大十字正义法王和摩诃法王、莫知仁波切又没有问题呢?我们常处在身边的禄东赞法王和开初仁波切也没有问题呢?他们功夫还那么高强呢?当我一警觉到这些念头的浮现,我当下就忏悔了,确实有点糟糕,自己没有功夫,竟然还质疑,看来这无明的恶念,不能不小心,所以我便去请教大十字正义法王,我理清了思绪请教祂,第一次祂看了我一眼,没有做任何回答,第二次同样没有开腔,第三次我改变了请教话题,我说:“大十字正义法王!据我所知,您是被世界顶级大法王认证,赫赫有名的上乘大尊者转世再来的法王,怎么很多人都称呼您大十字正义法王呢?”大十字正义法王说:“让你见笑了!我没有让人来称呼我大十字正义法王,称呼我什么都一样。”我恭敬地再次请问:“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尊称您呢?”大十字正义法王说:“大概原因是我在世界上得到了红衣配剑大十字正义的称号,有的人就趁此机会改变了我的称呼,其实称呼我什么都不重要,大十字正义也好,小行者也好,都一样,爵位衔头不是我们要执着的,而我们要做的是实际真正修行学佛。”我恭敬地请问:“为何我修行不进步?为何法王您几岁就经论无碍,道行功夫高深莫测?”大十字正义法王说:“你不要奉承我!”我说:“比您道行差的开初仁波切在我们面前,活生生地用热感应仪测试他的拙火,他的拙火定如此了得,我就没有这本事!”大十字正义法王说:“像你这样修行,不但不会有拙火,不但今生不会成就,而且一世比一世差。”我问:“为什么?我也很努力在做功课、在修行啊!”大十字正义法王说:“既然这样,就等你想清楚再说!”祂就不理我了。

过了几天,我什么都想了,就是不知道为何我不进步?择决过不了关,学不了大法?我再去找大十字正义法王,祂说:“你答案出来了吗?答案出来就不要再问我”,我说:“正因为答案没有出来,才请法王指点迷津。”大十字正义法王说:“你先对佛陀师父的法相顶礼后,再来问我。”我去顶礼后再过来,大十字正义法王说:“你现在心平静气地、认认真真地听我跟你说,很多人都像你一样,一辈子认真修行、修法没有受用,得不到成就,乃至于任何法都修不出受用功夫,其实有很多不如法隔挡了他们的慧命,关键在于不如法,不守戒和乱持戒,认不到圣者,认凡为圣,造成巨大罪过。另外有做上师的,不是圣德却冒称圣德,小圣德冒称大圣德,乃至圣德犯戒,退圣为凡后,照常以圣德自居,蒙蔽弟子,严重犯戒!”祂的这些话让我有些想不通,我说:“我每个星期诵二次《上师五十颂》,每天都要诵一次《密宗十四根本戒》,看我有没有犯,尤其是第一戒我特别注意,对尊者、法王、仁波切、大法师们很尊敬,他们都是上师,到这里来拜见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上师们很多,不是尊者,就是法王、大活佛、大法师,凡是来的上师们,我都按《上师五十颂》对待他们,都是依教奉行的。”

大十字正义法王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我苦口婆心地请求祂:“您为什么不说话呢?”大十字正义法王睁开眼睛,严肃地说:“你愚痴幼稚到了极度,你在修行,你出了什么问题都还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诵《上师五十颂》,按《密宗十四根本戒》守持,而不知道拿一二八条知见去应证所谓的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师上师们呢?没有经过应证,你怎么知道哪些人属于真正的上师呢?对非合格上师实行《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实行《上师五十颂》,你的罪就大得可怕了!错就错在每天诵《密宗十四根本戒》,随时按《上师五十颂》对待有名头的上师,在你所接触过的上师中,尊者也好,法王也好,他们真正的就是合法的上师吗?他们说过假话骗弟子吗?他们让你和他一起弄虚作假,做过某种伤害众生利益的事吗?他们假借过更高圣德的名义来欺骗弟子吗?你核实过?查过吗?你愚笨到了不去核实、查证的地步!如果他们藉圣敛财,损人利己,此人哪怕过去是圣德,都已经被利养污染沦为邪师了,根本就不是上师,你竟然对邪师之类遵守戒体,你这是在造罪,还是在修德?至高无上的顶圣如来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就不让人以《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师五十颂》来对待祂,而是教人要以一二八条知见来应证,我今天明确跟你说,你犯的罪业太重!法界中最好的法宝就是一二八条知见鉴别、《解脱大手印》中的心髓,这是无与伦比,从古至今至高无上的法宝。你见到过的尊者、法王、大活佛、大法师有哪一个能超过莫知仁波切,连二星日月轮的莫知仁波切也对我说,祂的修持和证量,根本没有资格接受《上师五十颂》和《密宗十四根本戒》的尊奉,我认为祂说得很正确,赞叹了祂是一个正知正见的圣德,你正慧整天尊奉的是一些什么人?他们持有日月轮圣德证书吗?就算持有须弥轮证书,你细致地审查他们落入了一二八条知见吗?如果落入,也会沦为邪师,因为他根本不是二星日月轮以上的大圣德。你能断定他们这其中没有骗子、没有妖魔、没有山精水怪?没有魑魅魍魉?没有夜叉、罗刹、鬼子母之类的投生吗?他们非常清楚要披上袈裟,搭上红衣,穿上王袍,持上被认证身份的证书,用《上师五十颂》和《密宗十四根本戒》来约束你们这批愚痴到极度的人来效忠他们,你很相应的以这种戒行和心态来尊奉他们,你是在助邪散毒,你清楚点!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父说了:‘《上师五十颂》和《密宗十四根本戒》是罪大于功,尤其是《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对邪师实行守持第一戒,是助恶毁善,《上师五十颂》和《密宗十四根本戒》是针对真正的大菩萨转世的大圣德而实行的,绝不是奉行在妖邪骗子之师身上的守此戒之第一戒者,否则不但不能解脱,而且必堕三恶道中。’佛陀师父已经很清楚地开示说法,因此我们对真正的佛菩萨实行《上师五十颂》和《密宗十四根本戒》,那是功德无量,但是真正的圣德,货真价实的佛菩萨,在这世界上,一万个尊者、法王、仁波切、法师们难有一个,而带有虚名大头衔的人物,实质上是假上师,乃至是著名法王们认证过的人物,遍地都是,有的过去是圣,后来也成了变质霉烂之货,一万个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是骗子,外表是尊者、法王,实际上完全就是假货、骗子,根本不懂佛法,假如你一当对妖孽之类的应世者实行《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师五十颂》,则是罪恶无穷,我只能对你提出的问题为你难过,你不觉得你乳臭未干,愚之极度,助恶灭善!你择决过不了关,怪谁呢?怪你自己!”

“但是就算你做好了这些,可是都还要看你在渡生方面菩提心是不是付诸了实践,要录取你实际上接引了多少人深入修行,闻听佛陀法音,如果你没有去接引众生学佛,没有建立这些渡生功德就不圆满。除此之外,你择决过不了关,学不了大法,另外其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主要是身上的不净业造成的,而且这一个不净业和其他的不净业还不相同,这个不净业是针对佛陀和大菩萨,这是根本上的不净业,比如你对佛陀师父并不是真心诚意地虔诚皈依,等于没有皈依,没有皈依根本就不是佛教徒。”我马上就不同意地说:“我很虔诚!我很真诚!”大十字正义法王说:“这是你用强行的调整来压制意识约束你自己的勉强行为,而不是你真正从内心深处和骨子里头生出来的认知真信,你的这种虔诚心是属于墙头风吹草,左右摇摆的,比如说你见到佛陀师父圣境出来、功德无量的时候,你就非常虔诚,那时佛陀师父在你的心中,就是真正的佛陀,而在另外的时间,你见到佛陀师父与常人一样,乃至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你就有意、无意地产生异想,认为佛陀师父是个普通人,你怎么没有想到这是佛陀师父代生受苦的缘相,你却产生不净业的想法呢?你怎么没有想到古佛维摩尊者代生病卧床侧的时候呢?你又怎么没有想一想,佛陀师父生了很重的病,但是一当不代生受苦的时候,祂立刻就没有病了,这是你们凡夫心识能去度量的吗?古人说:‘亦反亦覆小人心,亦涨亦退山溪水’,你就是这样的货色,更严重的是你的皈依问题,这就是真正使你不能三业相应的根源,这就是不净业的种子心态造成你成了假皈依。”我说:“我虽然有这种情况,但是三业绝对相应,是真皈依佛教徒。”

大十字正义法王说:“你三业相应怎么会有左右摇摆的心态呢?对佛陀产生凡夫之见呢?圣凡取舍的心态用在佛陀身上呢?你对释迦牟尼佛怎么会没有这种心态呢?你对观世音菩萨怎么会没有这种心态呢?你的三业不是清净性的相应,而是约束性的相应,才会有这种心态,这不是一个真正皈依信徒,这不是上等行持的作为。你要清楚,佛陀师父祂这一生在这世界上是为什么?其他的法王、大尊者们又是为了什么?当然大家都会说是为了自觉觉他、普渡众生,其实有几个有道行在真正地普渡众生?有几个是为众生不是为自己的?至少在近代史上,我只看到了佛陀师父一个,比如,谁能做到了整天为众生操劳,整天为众生做事,众生给祂的钱财完全不收,乃至有人把钱放在那里离开了,甚至不留名姓,佛陀师父都是让法师们把钱收到庙里归公或捐赠非营利机构,有这样的人吗?有这样的大法王、大尊者、大法师吗?至少我没有看到过,根本没有哪一个有佛陀师父这样的行为,我看这除了真正的佛陀,只为众生不为自己,谁也做不到!你正慧能找出一个跟佛陀师父一样行为的人吗?除了佛陀师父之外,有哪一个只为了弘法利生而不收供养?佛陀师父不但不收供养,还把自己辛辛苦苦工作挣来的钱,拿给庙上的出家人去生活,去帮助救灾、救难,再怎么样没有知识的人,在这个问题上也应该想一想,谁有这样的舍己忘我利生行为?难道不耐人深思吗?不是佛陀会有至高无上的佛陀行为吗?当然有坏邪之人会说这是故意装的,谁敢这样来装?你敢装吗?既然你们说是装的就算是装嘛,那我现在跟你们说几条装不了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和宝书上的三十大类谁能装得了!你能找一个装得了的给我证明一下吗?哪一个?一个也没有!你也装不了!”

大十字正义法王又问说:“你是真皈依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那当然是!如果不是,怎么我现在是出家比丘尼呢?”大十字正义法王说:“这穿比丘尼外衣的你,代表不了就是一个真皈依的教徒,代表不了真正皈依了三宝,你要清楚地明白什么是皈依?皈是皈向,依是依靠,而且是尽其形寿命皈向依靠,寿命、身形在这世界一天,那一天的身口意也应该是皈依的,都是身口意三业皈向依靠,无有分毫脱离三宝,脱离佛陀,你做到了吗?”我说:“那当然做到了!”大十字正义法王说:“如果做到了,那就没有相反的思想和言行,你不但没有做到真皈依,而且是叛业,是恶意中伤佛陀的坏人,像这样的人,佛教中非常之多,你就是其中一员,所以很多佛教徒修了一辈子的行,甚至于证到一些境界,最终还是不得成就解脱,因为他们无意间成了假皈依,自己都不知道,你就是这些人的典范。”我听了这番话,肺都气炸了,不服气地说:“您不能乱说我!这样不顾事实乱评判,我是真心学佛修行的真皈依弟子,我相信佛陀师父,才在佛陀师父的驻地跟了十几年,不是真皈依,我就不会一直在佛陀师父这里了,我还继续出家吗?法王,您是大十字正义,这登峰造极的大圣德地位,我知道,了不起,我尊敬您,但是不可以仗道压人,我现在在真正修行学佛练功,没有断过一天,从来没有中伤过佛陀,法王您不可以误解我!”

大十字正义法王说:“无明烦恼是会让人彻底堕落的,就凭你现在这么生气,已经是我执牵拖着你,脱离修行了,我还再说你就是个假皈依教徒,自己在骗自己,你严肃地回答我,你把师兄姐妹之间的无明不和斗争看在眼里,装在心中,打在佛陀师父的身上,认为是佛陀师父的不是,就仅仅凭这一点,你已经脱离皈依破戒了,已经不是一个佛教徒了,是一个外表穿僧衣的世俗之人,对佛陀师父已经不是百分之百真心诚意了,更无知的是,竟然认为佛陀师父应该把驻地这些有矛盾的出家人,全部换成上乘的圣德人士,你太愚痴,这样错因果的想法念头也冒的出来,不明白因果法缘的关系,照你肤浅的思维,释迦牟尼佛早就该把提婆达多等等一些不好的弟子赶走,全部换成十地以上的菩萨,如果是那样,你还能学什么大佛法,你就是其中该被H.H.第三世多杰羌佛换走的一员,你这个愚痴的家伙,赶快从骨子里生起认知吧!至于师兄姐妹之间的无始因缘果业善恶交错,感报矛盾,这是因果和修行的关系,与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父有什么关连!你怎么不怪释迦牟尼佛呢?不怪观世音菩萨呢?你怎么不打在观世音菩萨的身上,他们在念观世音菩萨的咒语,没有加持他们修好行呢?你要清醒一点,佛陀师父只能随缘教化他们,他们不按照佛陀师父的教化行持,这与佛陀是无关的,佛教中这种人相当之多,否则公告上为什么再一再二再三地提醒大家,说明他们听了当成耳边风了,看了当成空飞鸟了,佛陀师父已尽力而为,这就相当于释迦佛陀当年教化五百比丘和一些小菩萨们,他们其中很多人根本当成耳边风,不听教化,照常我行我素,这是他们的善根业力有问题,被困住了,所以才有多杰羌佛第二世维摩问疾的教化,难道他们的行为是释迦佛陀的问题吗?你有这种想法,已经是一个业障家伙,现在我再提醒你一个问题,你相处的师兄姐妹们互相不和,对吗?这是不应该的,不是修行的行为,是吗?”我回答:“当然不是修行人的行为,是绝对地违背修行,可是我很小心这方面,没有和他们混为一伙闹矛盾。”大十字正义法王说:“其实你比他们还要糟糕,因为他们仅仅是师兄姐妹矛盾,而没有像你那样谤佛,把别人的言行不净业,打在佛陀的身上,这是恶劣的谤佛!你做到了每天身口意三业皈向依靠佛陀师父了吗?我帮你回答‘没有’,因为就在你把师兄姐妹的不如法,不依教奉行,拿来怀疑佛陀师父不是佛陀,就在那一刻,你罪大赫然已经成立了,已经比师兄姐妹之间有矛盾,更是罪业,你甚至愚痴到了什么程度,实在幼稚,不敢让人相信,当佛陀师父问你某些事情的时候,你竟然说假话骗佛陀师父,说假话骗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有哪个佛菩萨本尊敢接收一个骗佛陀的人呢?哪个本尊愿意择决收你为合法教徒呢?祂们绝不会错因果,你这样怎么会有受用?怎么能学到大法呢?这样怎么成就解脱呢?你竟然没有看到自己比师兄姐妹们更可恶,自己是一泡狗屎还认为别人臭,为什么没有发现自己也是与某些师兄姐妹们是一样货色的人呢?就如乌鸦看到猪是黑色,却没有看到自己比猪更黑,又比如你本有的我见私心行为,也是值得你回光掂量的,比如从小事上看起,不该你当班的时候,你就不愿帮他人做事,乃至有人请你开门,你也不去帮忙,这样哪里还有四无量心呢?仅这一心行,你就不会学到大法,因为大法都是本尊掌握作主择决的,难道佛菩萨的世界中有这样的人吗?你的眼光这么窄,只看到你自己没有学到大法,你怎么没有看到也有些著名的尊者、法王,也没有学到大法呢?原因就在于他(她)们与你一样没有真皈依,明确告诉你,佛菩萨的世界中不接收假皈依、假修行的人,因为佛菩萨的世界中,全部都是无私心的圣人,我今天只说到你这些,你其他修持还有问题,就仅这一条就够了,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学不到大法无法理解,现在理解了吧!要明白佛菩萨的世界中,找不到一个怀疑佛陀的人,一个也没有,就相当于人类中一个猪狗也没有,因为猪狗的心态、外形、结构,根本就不是人类,反过来,人类的心态、结构、言行,根本就不是佛菩萨的心态、言行、结构,又相当于恒河的净沙就是净沙,而凡河的泥沙就是泥沙,若要把泥沙变成净沙,那一定得把沙中的泥洗掉,才能成为净沙,这时才能与净沙同类,凡是要进入佛菩萨的世界,自己要与佛菩萨同为一类,那必须真皈依真修行,特别是面对佛菩萨,要修掉一切恶业之想、恶业之行为、恶业之语言,要修来符合佛菩萨的质地,那才有佛菩萨的功夫成就。”

我一听觉得大十字正义法王开示得非常有道理,我确实就是这样的心态行持,落入了假皈依,自己还认为聪明会分析,其实根本不虔诚,太可怜了!虽然佛陀师父确实就是古佛再来,但有时候,不经意地对待佛陀师父有世俗观点的看法,那虽然是很短暂地从我脑海中就过去了,我当下就调整悔过了,但毕竟是用意识强行调整的,比如纵然我参加了很多胜义法会,但我的毛病、微小的意识依旧产生不净念,都会造成对佛法三业的清净度降低,我自己找不到问题,却还埋怨起佛陀师父,为何不怜悯我、不教我大法呢?为什么佛陀师父教他人而不教我,有分别心呢?又比如有很多法王、摄政王仁波切,认证了佛陀师父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我兴奋地高兴赞叹,难以言表,对佛陀师父生起十分恭敬之心,从哪里看都像佛陀,但是极少数、丧失道德的、凡夫本质的法王、仁波切否认他自己写的认证书时,我马上又对佛陀师父产生了不好的、不净业想法,甚至于会想这到底是哪一个说的是真的呢?其实我已经非常地糟糕,佛陀师父是无上般若大智的巨圣德,怎么会去伪造一个别人的假认证呢?佛陀师父非常清楚,现在是属于网路时代,无论是什么弄虚作假,只要牵涉到名人,上网要不到两天,就会把你揭发出来,甚至于把你告上法庭,这无疑是自找苦吃,自找倒楣,自找灾难,哪怕对方不是名人,只要在网上发出来以后,也会很快看到有人藉用他人的名义造势,也会吃上官司。

佛陀师父经常教导我们,作任何事情要实实在在,不能弄虚作假,这么多年来,我们见到佛陀师父的道德崇高,清纯无比,我可以说无人能及,确实找不到一个佛教大老能比,这是真心话,但是我怎么能冒出对佛陀师父产生不净业想法的念头呢?说明我确实没有从内心、从骨子里认识到佛陀师父。大十字正义法王的一番话,让我感受很多,这确实是我的致命伤,我请大十字正义法王教我怎样才能去除掉不好的世俗观点?我怎么样才能真正发自自然的三业相应,成为清净三业相应者呢?

大十字正义法王说:“要清净三业相应,成为真正皈依人,你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你对佛陀师父的认知,不应该是迷信的,应该是理性的、实相的,也就是真实不虚的认知,而不是凭那些很多法王、活佛的认证和贺赞来定,佛陀师父是真正的佛陀,仅凭认证书认证了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佛陀,没有认证也不能说这就不是佛陀,而是佛陀有佛陀的觉量,要从佛陀的实际觉量来认知真正的佛陀。比如佛陀是纯金的黄金,而法王、尊者、大活佛是黄铜,凡夫是锈铁,这三块料的质地成份是完全不同的,把三块料全部用同样颜色染上就看不出来了,但是要清楚,虽然三块东西涂成了同样颜色,从外表看不出来了,但黄金就是黄金,而不是黄铜,黄铜绝不是黄金,并不需要把黄金鉴定后才是黄金,因为金本身就是金,铜就是铜,不是说拿一块没有鉴定过的黄金就会成铜了,而相反,鉴定过的铜就是金了,金和铜的真实,不是凭鉴定来定的,它们的差别是有各自的重量和质地成份,是不是佛陀,同样是一个这样的真理,佛陀没有经过认证也是佛陀,不是佛陀,认证了也不是佛陀,因为佛陀的圣量觉境,是与法王、尊者的成份、结构、证量完全不同的,所以佛陀师父绝对不需要任何法王、活佛认可或不认可,就相当于黄金、黄铜、锈铁,鉴定师鉴定或不鉴定,它们三块料照常各自有各自的重量、成份、性质,金就是金,铜就是铜。释迦牟尼佛一份认证书都没有,可就是真正的佛陀,佛陀不是凭认证书选出来的,而是凭本圆的觉量。我们的佛陀师父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仅从因果的角度来看,祂的很多觉量成就都是史无前例的,我要说的是,因果的报应,因果的呈现,那是科学的,如影随形,不会有丝毫错谬的,比如,二地菩萨的成就,一地菩萨就达不到,而大菩萨的成就是不能跟等妙觉菩萨相比的,佛陀的成就绝不是大菩萨能沾边的,都会以因果的形式体显在世法,表显在法界中,有什么学问,有什么成就,有什么成果,这是无始的修持,因果感报的展现。如果是佛陀,佛陀在世界上所展现的成就成果,绝不是哪一个大菩萨所展现的成果能达得到的,简单地说,佛陀的智慧绝对比大菩萨高得多,佛陀的本事绝对比大菩萨大得多,佛陀的觉量绝对胜于大菩萨的圣量,因此佛陀在世界上,在各个方面表现的都是最强的,你想一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只是五明成就,从古至今,有谁比得赢?有哪一个圣德超过吗?你看过佛陀师父讲的法、说的经论,从历史上到今天,哪一个祖师圣德有佛陀师父讲得那么地圆融无碍?佛陀师父无论什么经、无论什么论、什么法义,无有不解,无有不通。我再问你,你看过从古至今有哪一个讲的般若真谛,有佛陀师父说得那么地清楚透彻?一个也没有,从古至今,一个也找不出来与佛陀师父相提并论的巨圣德祖师,从历史上,没有出现一个超过佛陀师父的佛教人物,只是因果上出现的成果就可以说明,H.H.第三世多杰羌佛都不是佛陀,难道比祂差的人还是佛陀吗?我们再说祂的觉量所展现的圣境,比如,各种灌顶的威力无穷,圣境出显,除了佛陀,谁能达得到呢?比如,祂教的弟子成就那么高,很多都达到超凡圣量,当然这些都可以被人否认、否决,就拿拙火定来说,竟然有愚痴的人说,在背后放电磁炉,肚子的前方放上一个铁就可以发热,其实这是蒙骗愚人的说法,电磁炉不要说隔一个人身体的厚度传不上热来,就是把两个手掌按在电磁炉上,上面放铁也不会在手背上方传热,因为人体会隔掉电磁炉的热波,这些代表妖魔群党的人,由于自己没有真本事,就只好毁谤他人来遮羞自己的无能,没事就喜欢编些话来迷惑大众,可怜,地狱等着他们,大家可以拿电磁炉做实验就知道了。”

我说:“这些人在胡说八道!有一次开初仁波切的肚子什么都没有放,任何东西都没有放,是用红外线热感应仪直接对准肚子上,测出华氏一九七点四度,莫知仁波切的肚子上放的不是铁盘,是瓷器的盘子,把很多法王、仁波切都烧伤了,那些烧伤的仁波切们大家都发了重誓,来担保这一真实的事实,当天我在现场亲眼所见,如果不是事实,每个人都会发那么重的誓吗?这场法会是录了相的,这是铁证如山的,大家在现场见证的,这是大家看到的,这些睁眼编假话、错因果的人太多了!要堕无间地狱的!”大十字正义法王接着说:“会堕无间地狱,但是不要去骂他们,都是众生,我们要为他们念佛,为他们祝福作祈祷,当想到他人的可怜时,也回光返照,你也许自己比他人更愚痴、更糟糕。”

我说:“拙火定可以证明了,但是有些人说,开初仁波切的‘现量大圆满’在接受灌顶时,一个小时之内,进入了虹身世界,只能凭嘴巴说,别人又看不到,怎么去证明呢?”大十字正义法王说:“这我就说不上了,你去问开初仁波切吧!”大十字正义法王当时就把开初仁波切大声叫了过来,说:“开初仁波切!你过来一下!有事问你!妖孽骗子们对你的‘现量大圆满’有质疑,说你打妄语,这样会影响众生的修行。”开初仁波切说:“佛法是修自己的行,没有必要拿去跟那些妖邪之人争辩,尊贵的大十字正义法王要我今天来证明‘现量大圆满’,我就看在众生被他们迷惑,我将以我无始永恒来证明,我在这里发一重誓,佛陀师父为我举行‘现量大圆满’境行灌顶时,没有超过一个小时,我就进入了五彩光明的佛土虹身世界,从那一刻开始,现在已几年过去了,不分昼夜,而且任何时候,都可以随意当下进入虹身佛土,这是我自己已经获证的成就,如果我说的是假话,不仅我堕入无间地狱,包括我的家人、儿子、女儿、孙子,全部遭恶报,永远痛苦得不到福乐,只有悲惨到永恒,如果我今天说的全是真实的事,他们不但不遭恶报,而且福禄圆满,幸福永恒,佛弟子开初向诸佛菩萨、空中护法和一切神灵,发下重誓,近期如愿感报,发誓完毕。我这样做,这些妖孽骗子们满意了吧!他们的言行敢发誓吗?他们不敢!假的是不敢发誓的,这就犹如萨迦天津说假话,不敢与出家人一并到寺庙发誓,因为是假的,发了重誓,毕竟要如实遭报的。”

大十字正义法王说:“这些什么功夫我们都不去谈它了,都可以给别人编一套来毁谤说是假的,把这些全部放在一边,我只说几点来给你应证,就可以认识到这是真正的佛陀了,把这几点认识到,你从内心就可以认识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父是真正的佛陀。

第一点应证:在胜义浴佛法会上万里晴空,佛陀师父在头一天就说:‘明天会有大风卷来,所以你们的帷柱要打坚固。’当天开始修法的时候,万里无云,晴空烈日,一丝风也没有,刚刚开始祈请诸天,突然一分钟不到,狂风大作,差点把帷柱吹断,这风如果不是佛陀,普通的人招呼的来吗?你应该好好思考,在修法时,祈请诸天护法,突然诸天驾临虚空,惊雷炸响在上空,这时是晴空万里,烈日高照,怎么会惊雷炸起,滚雷滚动?不是佛陀谁有这本事?这你应该好好想,而且请来护法展现金刚相在浴佛池中,这不是佛陀谁能请得动嘛哈嘎拉金刚在浴佛池中神变?大家亲眼见到的,浴佛池重达四千多磅,十几个人抬不动,而佛陀师父喊了两个徒弟,就把它抬起来,如果不是佛陀教的徒弟,怎么会一个老人、一个年轻人就抬得起这么重呢?只是一个浴佛法会,就足以证明问题,还有什么可质疑的呢?这些值得你们好好想一想,是不是佛陀才能做得到的呢?人为怎么能做得到?

第二点应证:佛陀师父才是真正为利众生的巨圣,就凭当今世界,你看过哪一个祖师级的人物,为了众生而清理内部,而佛陀师父从不考虑自己,只考虑利益众生,帮助众生,解脱众生,怕众生被骗,怕众生被害,而对内部的长老级人物、祖师级转世的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师进行清理,严厉教化,告诉行人们如何鉴别他们、识别他们,不要上当受骗,要依一二八条知见衡量他们,这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的公告和说明中,有非常多这方面的内容,谁敢这样来清理内部,只有佛陀才敢为利众生,不顾自己的法王、仁波切、法师们垮掉而清理内部,而不是为自己增强势力,可是其他所有的大人物,他们保护内部,互相赞叹、抬高,为了保护内部,渲染色彩,对不净业的上师级人物的行为,根本不予批判,众生受到荼毒迷惑,他们也不管,你怎么不思考一下,除了佛陀,谁在无私地这样做呢?

第三点应证:一天下午刚刚起风,佛陀师父说:‘不要讲话,马上会下冰雹!’佛陀师父的话音刚落,大约十秒钟,果然下起了冰雹,大如弹丸,下几分钟后停了,附近的邻家整整铺了一层,这又是哪个高超科学的人为本事做得到这一点呢?”我说:“我也在现场看到这个事件!”大十字正义法王说:“不要打断我说话!”祂接着又说:“而且下了一地的冰雹,当时佛陀师父用一根棍子在地上划了一圈,当所有的冰雹都化了,佛陀师父划的这一圈却不化,这一系列是什么概念?不是佛陀的话,菩萨做得到吗?

第四点应证:大家把甘露衣钵冲洗地干干净净,活生生地就守着甘露衣钵,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请佛陀来虚空降下甘露,这不是佛陀吗?菩萨能请得动佛陀吗?这佛降甘露大家是眼睁睁看到的,除了佛陀,谁能请佛来降甘露呢?

第五点应证:当悟明长老、意昭老和尚等等他们一批人,在接受佛陀师父甘露沐洒灌顶的时候,佛陀师父竟然说:‘等一会儿有百万黄蜂来到上空,而且不会咬伤你们,你们放心!’结果一修法,果然百万黄蜂来了,就在头顶上,没有咬伤一个人,这是凡夫俗子能做得到的吗?凡夫俗子在没有黄蜂的情况下敢预言说等一会儿会来百万黄蜂吗?是凡夫俗子敢让大家在黄蜂下面吗?黄蜂是世界上第一大毒的蜂,而且特别喜欢咬人,黄蜂在人群中穿飞,人们的头顶是百万黄蜂,谁在百万黄蜂下面都要死的,因为这黄蜂叫做Yellow Jacket,不是螫人是咬人,只要两、三只黄蜂就可以让一个人死亡,何况扑天盖地的黄蜂!就凭这一点就不是人为能达到的,必须是佛陀!就算是一个最愚痴的白痴也会明白,这绝对是很大的佛菩萨才能做到的。

第六点应证:我只提到《什么叫修行》和《解脱大手印》的两大心髓‘暇满殊胜海心髓’和‘最胜菩提空行海心髓’,鲜明地透视出了佛陀的本质,再仅凭一二八条知见鉴别,这不是佛陀难道能贬低成大菩萨吗?从古至今谁有这精简而完美的戒体说法?没有哪一个人能达到,你怎么不把这些好好地想一想呢?不拿去给当今那些著名的大法王、大法师、大活佛、大尊者们对比一下呢?你能想得出或找得到有佛陀师父三分之一的圣量成就吗?你去想几天几夜也想不出一个佛教人物来对比,因为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任何佛教大德能与佛陀师父相提并论,就是一个也没有!难道不是事实吗?

这至高无上的佛陀,你怎样测度的?这是你的骨子里面就是已经被污染的了,你抱着的是不净业,障住了你的眼界,障住了你的心扉,让你渲染无明黑业,你的三业怎么会纯正呢?你知道佛陀师父随时说法都牵涉到心行吗?因为心行不正,无论学任何法,都不会有受用,原因是每一部法都有一个本尊,本尊是不会接收心行不正的人的,因为本尊必须承担因果责任,施给功力加持是祂的责任,给坏人加持是祂的罪业,所以心行不正的人,百千万亿中找不到一个接受境行灌顶得了灌的,主要是进入胜义灌顶或更高的境行灌顶,都是本尊护法亲自在灌顶时接收弟子,心行不正,本尊不会接收,不敢接收,因此所有一切法的成就都必须建立在心行上,落实在戒体上,如果心行、戒体还不够学某种法的程度,就算破格教了你的法,也不会有受用的,乃至凡是传大法灌顶,是要必须透过择决来灌的,在戒行上没有修到那个够格程度,所学的该法本尊是不会认可的,比如,有一次举行法会为一些师兄们去传显密灌顶的授权,有的师兄接到了好几部法,其中一位师兄虽然他接受了一些显密的灌顶,学了一些咒语和一些法,但是在他要求修‘大圆满’和‘颇阿法’时,由于当年他的行持还不到修他要求的法的功德,佛陀师父说他的法缘还不成熟,可是他再三坚决要求,结果佛陀师父只好为他做了择决,当佛陀师父伸手去取‘大圆满’和‘颇阿法’的文书时,就在那一、两秒钟的时间,突然一股强烈的龙卷风,将几十道法本文书的其中两道,‘大圆满’和‘颇阿法’的文书从法钵底部旋风挖了出来,大家看到埋到了草丛中了,其他所有的法本文书,一张也没有挖出钵外,这是有全程录相存记的,但是佛陀师父照常让这位仁波切师兄,从草丛中捡回了这两道择决文书,为这位师兄进行学法的择决,刚一进行择决,结果,第二次又是一阵风,这时择出的同样是‘法缘未熟’,虽然师兄当天学了一些法,但他要求的两大法也没有求到,当时突然来的风非常大,把大树都吹得左右摇摆。”我说:“我当天就在现场亲眼看到的。”大十字正义法王说:“不如法得到相应法的程度,该法的本尊就不会认可你、接纳你,所以你学不到大法,你要从理性上,认清佛陀师父的真实佛陀觉量,因此才不会产生不净业的念头,只有这样,你才能做到真皈依,真正三业相应的修行,今天你竟然不承认你是假皈依,你怎么不想一想我跟你提到的、真实不虚的这六点应证呢?都是我们佛陀师父做到的,我们的佛陀师父有多伟大至高无上,想到这些,哪怕祂现在就是一个残废人、乞丐帮、外表是一个白痴相,祂实质上也是最至高伟大的佛陀。你从这个方面明白以后,随时忆持这几点,你就真正认识到你的师父是真正的佛陀了,祂的所有作为,在你面前就不是凡夫相了,佛陀的无我正等觉量,哪里是凡夫能了彻的,如果当初你不在华藏寺佛桌下当小偷,今天你还认为佛陀师父是唐东迦波仁波切的弟子咧!殊不知,莲花生大师也推荐唐东迦波仁波切向佛陀师父求大法,值得深思啊!

《揭开真相》(二十七) 假皈依修行竟不自知 六法宝照出白痴小人 第2张

罗汉有罗汉的果道,菩萨有菩萨的地境,佛陀有佛陀的觉量,要从佛陀的实际觉量来认知真正的佛陀,而且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世法与出世法都圆满达到真实成就和身份的,历史上就是找不到第二个能相提并论的祖师、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师、大居士们,从出世法来说,祂的一切成就足以展示了佛陀的觉量,是无有任何法王、仁波切、大法师们能及其项背的。从世法来说,世界上的法王、仁波切们写了认证和附议恭贺,虽然佛陀师父认为这些对祂的认证没有意义,代表不了实相的本质,但是法王、尊者、仁波切们毕竟认真严肃地写下了这些文凭,美国国会参议院六一四号提案决议也称为H.H.第三世多杰羌佛,现引用华盛顿新闻的报纸记录即可知道,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但在成就上是佛陀,在佛教界的认可上是佛陀,在参议院决议中也称为H.H.的佛陀,政府也给了祂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定名,这更是历史至今任何法王、活佛、尊者、法师们没有达到过的,也就是说,除了释迦牟尼佛之外,没有一个前人有过的,其实,要举的例多不胜数,我尤其要引述以下部分事实,说明非佛陀之觉量,为菩萨者之圣量何能了然,为是以资铁证,我问你:

不是佛陀——谁能喊嘛哈嘎拉金刚来现场让大家看到?

不是佛陀——谁能当众请佛到虚空降下甘露直入钵中让大家看到?

不是佛陀——谁能当众预言百万飞鸟等一会儿到场,让大家亲眼看到事实?

不是佛陀——谁能让人先到极乐世界参观后,回来再做往升准备?

不是佛陀——谁能做到三个小时刀伤消失好肉长全,大家现场亲见?

不是佛陀——谁敢预言百万黄蜂到场,众人所见实况?

不是佛陀——谁能让无情物说变就变,大家现场亲见?

不是佛陀——谁能把阿弥陀佛接走的人留下来,让死人复生,大家亲眼所见?

不是佛陀——谁能十几分钟返老回春,大家亲眼所见?

不是佛陀——谁能无题不解,百问百答?

不是佛陀——谁能五明无敌,史无前例,独自创造三十大类若干成就?

不是佛陀——谁能预言马上下冰雹,话音刚落,冰雹暴下,划上一圈,冰雹不化?

不是佛陀——谁能创造出复制不了的作品,把空中的雾也拿到雕塑作品中不准流散,在美国国际艺术馆公展?

不是佛陀——谁能在台湾旅行中,当天写成预言一千七百多里所发生一切事情的全部经过,众人经历,分毫不差?

不是佛陀——祂的境行灌顶弟子们,会个个功夫超凡入圣、无人能敌吗?

不是佛陀——祂教的高僧弟子,会基本上个个证到肉身不坏,乃至身化虹光吗?

不是佛陀——空中的白云怎么会高速瞬间掉到树尖,现出多杰羌佛报身相?

不是佛陀——谁能大悲无量、代生受苦、福乐赐人?

你回答我,谁能做得到这些圣量觉境?”我说:“凡夫、阿罗汉做不到,菩萨也做不到,绝对只有佛陀才做得到!”我接着又说:“佛陀师父的圣境出显实在太多,我见得太多了,比这多得多!”

大十字正义法王说:“你别说这些好听话,再多对你也没有用,等于过眼云、耳边风,忘得一干二净,你只记住我眼前跟你说的不是佛陀谁能做得到的这几点,把它牢牢抓住,随时回忆,拿来做为医你黑障之病的良药,也是医任何人疑障黑业的良药,你认识到了,你彻底明白了就明白,而不是在佛像前忏悔、口头说要改的问题,这是你必须要从骨子里明白的问题,你只有这样真正来体会、来认识、来反省,达到这一点以后,你的心就真正定下来了,有魔障的当下,你就想到这几点,想到我对你的反问,对你的提醒,也是对任何修行人的提醒,这比任何神咒还管用、还厉害,只有这样,你的魔障就束缚不了你,你的知见就会正过来。”

大十字正义法王开示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我想起来了,刚来驻地参加凌晨守夜上供护法时所看到的殊胜境界,在供台的正上方天空,出现了一尊庄严无比,放射着五彩金光的佛陀,原来当时我看到的就是佛陀师父的真身多杰羌佛,我竟然这么多年没有忆持到,真正的佛陀早就为我现身了!

听了大十字正义法王的开示,我汗颜无比,把这几点拿来鉴析一想,我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一个三业清净相应的佛教徒,乃至就是一个白痴,难怪没有受用,我终于发现了藏在我内心骨子里可怕的隐环,与此同时,我的业障开始被摧破了,想到大十字正义法王提示的这六点, 加上我在华藏寺佛桌下面偷看到的实情总共七点,和点醒反问我的︱不是佛陀谁能做得到这一系列的事实,我觉醒了,确实是,除了佛陀,人为谁能做得到?

我终于从觉醒中站了起来,身心突然感到轻快愉悦无比,整整七天处在常乐我净之中。突然一天早上,佛陀师父说:“正慧!你的善根成熟了!我要为你做境行灌顶,传甚深的大法!”天啊!原来学得到和学不到佛法是一障之隔,是真假皈依、是真假三业相应的问题,就这样佛陀师父专门为我举行了境行的灌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