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2013年第32期《凤凰周刊》的封面,以仅仅略小于刊名的超大字体推荐“被通缉的‘活佛’:义云高宗教诈骗集团大起底”的文章。在刊物内,用了长达10页的篇幅刊登此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指证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宗教诈骗犯,第三世多杰羌佛下的机构是宗教诈骗机构,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的弟子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宗教诈骗的帮凶和同伙。以《凤凰周刊》的这么多年的办报经验,如此重要的封推文章至少应该是角度客观、资料详实、逻辑清晰、行文流畅的。然而通读全文,却发现这篇文章大量使用了侮辱性和带有倾向性的语言,毫无新闻人的客观立场。而且文章仅凭一两个人的片面之言进行评论,毫无事实证据,逻辑与行文更是混乱不堪。实在不明白这样的文章是如何登上《凤凰周刊》的封面的。

这里暂时不去深究《凤凰周刊》在封面刊登此文的用意和动机,先来讨论这篇文章所讲述的内容是否是真实的。我们相信事实是最好的表达方式。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智慧,这里只逐一讲述事实,相信读者都能够自己明辨是非曲直。

一、经济诈骗是否真实存在

《凤凰周刊》的这篇文章在标题中就认定义云高是宗教诈骗集团,全文引用为证据的案例有三个:第一,香港商人刘百行受骗案;第二,台湾商人刘娟受骗案;第三,“高先生”受骗案。我们先来逐一分析《凤凰周刊》所指的这三个案例的真假。

1.香港商人刘百行受骗案真伪

此案中,香港商人刘百行居士受骗是真,但诈骗实施者是黄晓穗,而不是《凤凰周刊》所指的义云高(第三世多杰羌佛)。经香港政府廉政公署查实、法庭审理,确定了黄晓穗的诈骗罪,判有期徒刑11年。此案中,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是主持清理黄晓穗诈骗的关键人物。因此,直到现在,刘百行仍然非常尊敬第三世多杰羌佛,并时常有书信往来。2009年,刘百行居士的哥哥往生了,他供养一万美金给第三世多杰羌佛,请第三世多杰羌佛超度他的哥哥,第三世多杰羌佛当时就做了佛事,念了经,同时把这一万美金转给了美国旧金山华藏寺,让寺庙做了大型的超度法会。试想,如果第三世多杰羌佛诈骗了刘百行,他还会请第三世多杰羌佛来超度他的哥哥吗?并且在2013年12月10日,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们在香港召开记者招待会,刘百行亲自出席并清楚强调:“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没有骗过我!”,并且在接受某周刊专访时真诚地说:“至今,我最尊敬的人是我的师傅第三世多杰羌佛。”

2.台湾商人刘娟受骗案真伪

此案纯属子虚乌有。《凤凰周刊》指证这一案件曾于2001年在深圳警方立案。事实上,第三世多杰羌佛早于1999年8月接受了国际知名的美国盖提博物馆邀请,持合法证件从中国到美国,此后从未回国,中国海关有记录可调查。第三世多杰羌佛又怎么可能在2001年到深圳实施诈骗呢?

对此,刘娟曾亲自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过一份陈述,亲自说明诈骗不是事实,大师根本没有诈骗她,一切都是人为的故意陷害,这份陈述由美国官员公证签字,中国驻美国洛杉矶领事签字,是确凿有效的法律证据。此外,刘娟还特别于2003年8月20日在美国《天天日报》上发表了书面声明(这份书面声明请参见附件一),说明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仅没有诈骗她,而是自始至终无私地帮助她。声明中说第三世多杰羌佛“处处都替弟子着想、替我们众生着想,从来没有诈骗过我和我的丈夫……(第三世多杰羌佛)连弟子的主动供养都不收受,反而被诬害成诈骗!这些人实在是太恶毒了、太低级了。”

3.高先生受骗案真伪

此案《凤凰周刊》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讲述,所指的“诈骗”实施者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恒生仁波切。案例中所塑造的“高先生”,是一个从痴迷上师而不断受骗到醒悟脱离,饱受迫害的无辜信众。然而事实是“高先生”并不姓高,而姓任,原是恒生仁波切弟子。读者从“高先生”的论述中也不能看出,痴迷上师,四海追随是他自己的决定,上师不仅没有要求他这样做,为此还曾经劝告他好好在家里,不用追随。这位“高先生”不仅是在给自己的不善经营找借口,更是颠倒黑白,污蔑上师。就连“高先生”自己也曾经说过,他想方设法想要给上师的供养都被上师拒绝了。至于“高先生”说妻子不跟他讲话是因为害怕“护法”追杀根本是无稽之谈,真实原因是他们夫妻不和要闹离婚,为此,恒生仁波切还曾打国际电话多方劝导。另外,“高先生”离开恒生仁波切上师也不是因为受到诈骗。如果真的受到诈骗,“高先生”大可以诉诸法律,然而他没有,因为真实的情况是“高先生”策划抢劫了他的上师——恒生仁波切。这里提到的所有事件的详细过程,都在与“高先生”关系很好的红蕾女士发表的公开信中有详细的描述,读者在网上一查便知真假。“高先生”离开的真实原因是他投靠了达赖集团,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遗余力地颠倒黑白,污蔑毁谤他曾经的上师——恒生仁波切。

4.不收供养的佛陀

由上文可见《凤凰周刊》的封面报道是多么不负责任和罔顾事实。所提案例竟然没有一件是真实的。

事实上,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发行于全世界的法音开示和书籍中就已公开宣布:“永远不接受任何人的供养,包括金钱或物质,永久性为众生义务服务。”。他这样说也这样做。几十年来,不论弟子供养现金、支票、房产、股票、实物等等,佛陀一概拒收。

1991年,恒生仁波切在成都拜见了义云高大师(第三世多杰羌佛)后,有感于大师的显密俱通、妙谙五明,决定将投资于北京的工厂以及所有的事业,财产等动产、不动产全数供养给义云高大师,以求得宇宙人生的真谛,奥义。当时大师收下了供养,并传授了至高无上的佛法、开示了宇宙人生真谛,以及做人处世的道理。授法之后,大师当场退还了恒生仁波切所有的供养。

有一次,第三世多杰羌佛要给一弟子灌顶传法,按密乘法义,弟子必须做供养,于是该弟子就做了很大供养,可第三世多杰羌佛却不收,在弟子的劝说下,佛陀才同意收一元钱做表法。

还有弟子在家对佛菩萨发誓,要将他自己卖高尔夫球场所得的一亿多元人民币供养给上师,第三世多杰羌佛听后当即拒绝,并把手举起来发誓说:“我如果要接受你一分钱供养的话,我将堕到金刚地狱,永不超生。”弟子听后只得作罢。

此类事例不胜枚举,读者自可上网查证。第三世多杰羌佛连弟子的主动供养都不肯收受,又怎么可能去诈骗弟子的钱财呢?

二、“佛陀”是真是假

《凤凰周刊》封面报道的另一个污蔑重点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之称是假的,是通过欺骗而获得的,其主要证据有四点:第一,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被大陆警方和国际刑警通缉;第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是假的;第三,华藏寺未供奉佛教神仙体系内的任何神佛;第四,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和平奖是欺世盗名。

以下我们逐一就事实说明真相:

1.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被通缉事件事实真相

《凤凰周刊》文章的第一部分即以“被通缉的‘活佛’”为标题,指责第三世多杰羌佛“只是宝光寺内的临时画工,负责临摹寺中收藏的名贵字画,后因行为不检被撵出宝光寺。……90年代初被台湾人吴文投包装成‘东方艺术大师’……2001年因诈骗遭到通缉后远遁美利坚。”

《凤凰周刊》作此报道不知是未认真调查还是刻意歪曲事实。首先,被“通缉”一事,《凤凰周刊》只是断章取义,以隐瞒部分事实的手法在误导读者。完整的事件经过应该是:国际刑警组织曾经接到中国的申请,签发了逮捕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红色通缉令。但中国警方经过几年的调查并未发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任何犯罪事实,于是主动要求撤除了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通缉令。这期间国际刑警组织也经过了长期的调查,最后于2008年10月第七十二届“国际刑警组织文件控制委员会”大会上,公布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没有罪的好人,撤除了该通缉令及整个案件,并发出正式通知文件,通知国际刑警的所有成员国不得留置第三世多杰羌佛。此外,国际刑警还特别发出一封函件给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明中国请求撤销了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通缉令。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宝光寺工作的问题,事实情况是四川省政府下专门文件调第三世多杰羌佛到宝光寺工作,后随所有在宝光寺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员一同离开宝光寺,并由政府重新安排在文化馆工作。而不是《凤凰周刊》所说的“因行为不检而被撵出”。至于“东方艺术大师”一事更无端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获得东方艺术大师勋章之前,根本不认识吴文投,何来包装一说。此外,前文已经说过,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在1999年应美国盖提博物馆的邀请而出国的,而不是《凤凰周刊》所说的2001年因诈骗案而逃遁。

2.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是真是假?

《凤凰周刊》所刊发的封面文章中,还引用了三个所谓佛教人士的证词,指责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造假。

首先是唐让嘉瓦。他指责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外形不符合藏传佛教,而且不认识第三世多杰羌佛,他还说《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书中,关于他的文字和照片都是虚假的。首先,以外形定真假之说非常荒谬。以貌取人尚且不对,更何况以貌取佛。是不是真正的佛陀,要看的是佛陀的觉量,而不应该是外形和服饰。

其次,他以自己并不认识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名,指证《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书造假。而唐让嘉瓦也不过是佛教界的一个无名小卒,要造假何必选择这样一个小人物?

事实是唐让嘉瓦见到塔尔寺法王宗康仁波切写了祝贺,为抬高自己地位而主动写了贺函,当时,唐让嘉瓦手持自己写的贺函让人给他拍照片纪念(此照片详见附件二)。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以众生平等为念接受了贺函并予以刊登。而唐让嘉瓦却在《凤凰周刊》面前出尔反尔,此等小人言语如何能够采信。

其次是萨迦天津法王、其弟子楚称曲培堪布。首先是萨迦天津法王的弟子楚称曲培堪布公开忏悔:“这是一张假的认证书,根本不是萨迦法王赐给他的,这个认证书是鄙人伪造的”。后来又是萨迦天津法王在接受台湾媒体时称“我从来都没有认证过所谓的‘第三世金刚持佛’(即第三世多杰羌佛)。《凤凰周刊》做如此言论,不知是否亲自去找过萨迦天津法王进行求证。不是是否问过楚称曲培堪布当初为什么“伪造”认证书。如果他当初真的做了伪造认证书的事情,那就是违反了一个出家人的基本戒律,他自己就是个骗子,一个骗子的话怎么能信呢?如果认证书是真的,那此人如今的公开忏悔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真实的情况是2006年12月10日,萨迦法王写了认证书交给了白玛多杰仁波切,2006年12月21日,楚称曲培堪布为此写了认证书祝贺,了解整个过程的其他相关人员都能证明认证书的真实性。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也作出说明,证实了认证书的真实性。

那楚称曲培堪布不惜自毁形象,公开忏悔造假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楚称曲培堪布曾要求萨迦天津法王公开声明没有认证,但萨迦天津法王没有回应。2012年5月,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等机构因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恶意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团体,在台湾将其告上法庭。2012年下半年,萨迦天津法王受到达赖集团的压力,同时他自己也认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养的行为有损其财路,于是才在台湾发声,否认自己写过认证。随后,白玛多杰仁波切就再次公开证明2006年12月10日,萨迦天津法王在尼泊尔的达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了认证书,亲自交到了自己手中。

对于此事,华藏寺的法师和有关当事人当着美国旧金山第38电视台发誓、录像并公开播放了这一行为,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也曾要求萨迦天津法王当众对他说的“没有写过认证书”的行为公开发誓,但萨迦天津法王并不回应,且在得知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欲将此事诉诸法律时悄然逃跑了。

实际上,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也没有像《凤凰周刊》指责的那样自称佛陀,相反他的身份是全球佛教各大教派公认的古佛再来。超过60位著名法王、摄政王、大仁波切们都先后认证、附议、祝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尊贵的地位,其中包括:十七世噶玛巴的上师、嘉察摄政国师、夏玛巴摄政王、达赖喇嘛的上师楚西法王、达龙哲珠法王、秋吉崔钦法王、以及虹身法独掌人多珠钦-土登成利华桑波法王、宁玛派第三任总教主贝诺法王、西藏当今第一大圣德阿秋法王、觉囊派总法王吉美多吉法王、十万空行尊主那洛巴祖师转世的夏珠秋扬仁波切、藏密佛史赫赫有名的、观音法大成就者唐东迦波大菩萨等等,有几十份认证、附议和祝贺。而著名的佛门泰斗悟明长老、意昭老和尚等皆从其座下受益。

这样的巨圣降世是娑婆之幸,释迦世尊及十方诸佛都要赞叹,这是娑婆世界众生之福,岂是三个人否定就可以全盘推翻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不是真正的佛陀,不是几个造谣者说了算的,建议大家去看一看《揭开真相》一书,这是一个比丘尼经十二年的时间,实际观察体会所写的纪实轶事,读者一看便知。

3. 华藏寺是否供奉佛教神佛?

《凤凰周刊》说华藏寺只供奉第三世多杰羌佛,而没有供奉其他任何佛教神佛,这实在是可笑至极。只要到过华藏寺的人一看便知真假。《凤凰周刊》发如此言论,是欺读者都未去过华藏寺吗?还是撰文者道听途说,偏听偏信。

到过华藏寺的人都知道,华藏寺一楼的大雄宝殿正中央供奉就是很大的释迦牟尼佛金身塑像,其高度超过中国很多知名寺庙中释迦牟尼佛佛像。还有,华藏寺中的阿弥陀佛佛像是全世界最庄严的佛像之一。著名的《国家地理》杂志在2005年12月刊都曾登出了华藏寺这尊高大、庄严的阿弥陀佛佛像。此外,华藏寺还供奉有观世音菩萨像、弥勒菩萨像、韦陀菩萨像、千手观音像、伽蓝菩萨像和报身佛多杰羌佛像,唯独没有塑第三世多杰羌佛像。

不仅如此,位于旧金山市的华藏寺还是美国唯一拥有圣物之明证圣寺,明证有多宝:其一、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之法音;其二、有释迦牟尼佛舍利供奉在韵雕曼达须弥宝上,此韵雕曼达须弥宝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珍品,加之佛舍利圣物上供其中。其三、大众所亲见轰动媒体接连三日降甘露的木棉树,已迁居在本寺供养。其四、曾为佛法威力当众展显示现七支圣境的胜义浴佛莲池。其五、仰谔大法王示现‘常’与‘无常’的‘藤萝法帐’。其六、莲花生大士当年随行弟子喜饶杰布二世,于“伏藏”中取出之“玛尼石”圣物,赠予华藏寺。其七、仰谔云高益西诺布用普通响铜钵,迎请佛陀降下甘露及两百多颗五彩舍利之“铜法钵”圣物。其八、佛像放光,2004年佛诞日,洛杉矶圣格讲堂举行浴佛法会,法会中立于浴佛台上的悉达多太子像,在法师及信众完成浴佛仪式后披上红色法袍,恭请安放于三圣殿阿弥陀佛巨像前,不久圣座上的法王子全身放出耀眼金光,见不到法王子的脸及法袍,上半身被光环围绕,久久不散,当时镜头清楚拍摄下圣境,此殊胜难得之圣物已经迎回华藏寺供奉。其九、修拙火定测温器。其十、修拙火定法器。如此庄严的寺庙,可谓佛教的一大瑰宝。

4. 世界和平奖是否欺世盗名?

为否认第三世多杰羌佛获得“世界和平奖”的成就,《凤凰周刊》连带“世界和平奖”也一同损毁。称“世界和平奖”是韩国人韩敏洙设立的民间奖项,颁发“世界和平奖”的组织是一个国际骗子集团。《凤凰周刊》如此言辞凿凿的批判,却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证明“世界和平奖”组织有过任何欺骗性行为。

实际上,“世界和平奖”早在1989年就已成立,长期以来志力于推动世界和平,促进不同文化、信仰、种族、国家之间的了解。“世界和平奖”是由“世界和平使命团”颁发的一个声望卓著的奖项。“世界和平使命团”是一个国际福音宣教组织。自1989年成立以来,“世界和平奖”的获奖人,皆曾致力于调解政治纠纷、国际及经济事宜,为人类社会带来安全稳定。“世界和平使命团”的指针是推动和平,维护平等精神,促进宗教间的合作。曾获奖者包括美国第四十任总统里根、印度圣雄甘地、菲律宾第十二任总统拉莫斯、印度尼西亚第四任总统瓦希德、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帕劳前总统中村国雄、蒙古首任总统彭萨勒玛·奥其尔巴特、南韩首任总统李承晚、以色列前总理拉宾、尼日利亚前总统雅库布·勾文、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泽纳维,以及柬埔寨总理等。

对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获奖,美通社也曾发文报道, 原文如下:

华盛顿2011年6月17日电 /美通社亚洲/ -- “世界和平奖”颁奖典礼,六月十四日在美国国会金厅举行。“最高荣誉奖”得主,第三世多杰羌佛及本杰明‧吉尔曼,接受此项殊荣。美国“民用空中巡逻救援队”同时接受“巡回大使奖”。当天到场的嘉宾,包括多位在任国会议员,以及国际知名人士。

三、是否存在传销行为

《凤凰周刊》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传法指责为传销行为,显然是利用了中国政府对传销的高压态势来混淆视听。《凤凰周刊》指责第三世多杰羌佛进行传销诈骗的依据有三点:第一,对信众进行“秘密”传法;第二,对信众进行精神控制;第三,销售虚假保健产品。

1.是否存在秘密传法活动?

《凤凰周刊》指陈:“目前,这个身披袈裟的诈骗集团,秘密‘传法’活动已经横跨两岸三地,几乎遍布整个华人圈。”这句短短的话中,至少有三点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

第一,说第三世多杰羌佛及他下面的组织和个人是“身披袈裟的诈骗集团”。这是《凤凰周刊》偏听偏信的主观臆断,毫无事实根据。《凤凰周刊》之所以这样讲,无非是为了诱导读者接受他们的荒谬逻辑,即因为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诈骗犯,所以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切行为以及他下面的组织和个人的行为都是诈骗行为。前文中我们已经用事实证明了《凤凰周刊》指责第三世多杰羌佛诈骗的证据都是子虚乌有的污蔑,因此,《凤凰周刊》说第三世多杰羌佛及他下面的组织和个人是“身披袈裟的诈骗集团”显然是荒谬的。

第二,说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进行“秘密传法”,这更是《凤凰周刊》荒谬逻辑的延伸。《凤凰周刊》既然无端认定了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诈骗,那他进行的弘法活动就一定是“秘密”的,再加上所谓“高先生”的虚假证词,让此事蒙蔽了读者的视听。事实上,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都是可以公开听闻的,任何有缘众生都可听闻,没有“秘密” 弘法。关于这一点,读者只要在网络上搜索就可以读到、听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何来“秘密”可言。连《凤凰周刊》也在行文中承认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网络上发布了大量的资料来传法。如果真的有所谓的“秘密”,又怎么会让网络上出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呢?世间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讲经说法的方法,录音、录像、书籍、CD,全世界的各种资质的法师、活佛、高僧大德都在说法,都没有任何问题,偏偏《凤凰周刊》认为第三世多杰羌佛讲经说法有问题?这还不是别有用心?

第三,指责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传法活动广泛,信众人数众多。这样的指责更是可笑至极,难道说《凤凰周刊》认为只有三五个信众的法师才是真佛吗?事实上,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信众人数众多,正是因为第三世多杰羌佛显密圆通,五明俱足,实相表法,证德证量至高至圣,处处表显佛法真实不虚,信众自然跟随;第三世多杰羌佛领导下的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在香港召开的佛教大会在政府和中国宗教协会都有报备,是合乎佛法教义,合乎国家法律而举行的普利大众,利国利民的法会,何罪之有?

可见,《凤凰周刊》所说的“秘密”传法活动根本不存在,这纯粹是《凤凰周刊》用荒谬逻辑和主观臆断来误导读者的文字游戏。

2.是否对信众进行精神控制

《凤凰周刊》指责第三世多杰羌佛对信众进行精神控制时,除了大篇幅地讲述所谓“高先生”的故事(这一点我们在前文已经说过了,这里不再赘述),更用几句话勾勒了一个“割肉供佛”的故事,让读者看得胆战心惊。

《凤凰周刊》所说的这个沈阳的老人确实存在,她是恒生仁波切的弟子,非常虔诚。但是说她是供养到身无分文,然后割肉供养,这是“高先生”在捏造事实。

沈阳这位老人并不是因为供养而身无分文。她本来有两处房产,恒生仁波切考虑到她年纪大,爱人又去世了,为了让她晚年无忧,开示让她自己住一个房子,出租一个房子,这样每月有租金保证,足以满足她和孩子的生活无忧,但是她并不听话,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处理,把房子借给别人担保,结果事情出了差错。

“高先生”所说的割肉的事情确实发生过,但时间却早的很。当时,沈阳的这位老人说自己太感恩上师,不知道怎么来感谢,心里一直想向佛经里曾经提过的以身供养,上师根本不同意她这么做,但她却在心里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当她真的这么做了的时候,吓到所有的师兄弟,上师特别修法加持她,让侍者带她赶快去医院,当时很多师兄弟都了解这个情况,而那个说谎的“高先生”根本知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和经过,却说成是老人身无分文之后割肉供养,这样的编排,无非就是用各种方法来将这个上师丑化成一个没有人性的坏蛋。真可谓人心险恶啊。

3.是否销售虚假保健产品?

《凤凰周刊》指责第三世多杰羌佛传销的另一证据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弟子销售一款“雄力育发液”的止脱生发药物和一款名为“诺达康”的保健品。

首先,《凤凰周刊》所说的“雄力育发液”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研制,由中国卫生部下发的监字(89)第53号文件批准生产的,《凤凰周刊》指责这款药物是假的,无疑是在说中国卫生部骗人。荒唐!更何况,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发明发必生以后,无偿奉献给社会,至今为止没有拿过一分钱。可见《凤凰周刊》说第三世多杰羌佛销售这款药物获利是多么荒唐可笑。更可笑的是,《凤凰周刊》为了说明发必生是假的,竟然污蔑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头发。造谣者连这样的事实都可以捏造,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凡是拜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都知道,第三世多杰羌佛头发非常浓密。

《凤凰周刊》指责的第二款产品是恒生仁波切的“诺达康”保健品。恒生是在家仁波切,有自己的事业,他的诺达康的资质完全合法,《凤凰周刊》也可以查证。诺达康是保健品,对平衡人体机能,提高人体免疫力有帮助,所以免疫力低的人使用效果自然好。有许多案例都可以证实这一点。实际上,“高先生”自己就不止一次说诺达康好,现在却又别有用心地一定要说成是虚假和欺诈,不知居心何在。关于保健品的功效多说无益,这一点也只能请有缘人自己求证了。

事实上,第三世多杰羌佛教导众生由修行入手,没有任何强制性,免费闻法,来去自由。既没有控制,也没有销售任何产品,更没有什么上下线关系。《凤凰周刊》说他们是传销组织,只能说这是恶意诽谤!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三问《凤凰周刊》

至此,相信广大读者已经可以通过我们讲述的大量的事实资料来辨清是非曲直了。但是,我们还想问一问一向受人尊敬的《凤凰周刊》,在重要位置刊登这样没有事实依据,且逻辑混乱的污蔑性文章其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第一问,《凤凰周刊》为何罔顾事实,不加查证?

《凤凰周刊》一直以深入客观的报道风格而赢得了大量读者的好评,获得了很高的影响力。这一次,《凤凰周刊》为何不顾杂志声誉,要在重要位置刊登这样一篇毫无事实依据,并且逻辑混乱,言辞闪烁的文章呢?并且连文章的作者都没有用真实的姓名。《凤凰周刊》这一文章的署名为“特约撰稿人王佳亮”。显然,特约撰稿人并不是《凤凰周刊》记者。可惜,积习难改。作者在文中多处使用了“本刊记者从某处获悉”、“记者向某人确认得知”、“某人告诉记者”等等词语,读者查找原文就可以确认。这说明《凤凰周刊》的记者是在隐藏真实身份,而假借特约撰稿人王佳亮之名发表文章。这是对读者的公然欺骗。更何况这个自称是特约撰稿人王佳亮的记者在文章中用了大量带有个人偏见的词汇,严重违反了新闻人客观报道事实的基本原则。《凤凰周刊》为何要如此安排?用意何在?

第二问,《凤凰周刊》为何要针对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此事件之前,《凤凰周刊》与第三世多杰羌佛并无交集。《凤凰周刊》何以要在重要位置刊发这样一篇从内容到作者全非真实的文章来混淆视听,诋毁第三世多杰羌佛呢?这样做动机何在? 这让人不得不猜想,《凤凰周刊》是否在替他人发声?《凤凰周刊》一向是凤凰卫视旗下的红色杂志,立场偏向中国政府。此次行为是否在为中国政府发声?

然而,让人不得不提出质疑的是,如果是政府行为,以官方搜集各种资料的能力,怎么会没有详实的信息披露,具体的证人证言?有官方的背景,作证的人一定大大方方,名正言顺,可为何整篇文章,除了证明广东方面通缉令有效,就再也没有其他有力量的人和信息出现?而且通篇的逻辑混乱,用词极不严谨,这样的行文如何能够达到替政府发言的资质?通常来讲,一个政府要做的事情,会有理有据,有严谨的阐述和详实的证据才行,否则只能损害政府的公信力。此外,如果是中国政府授意,为何就只有《凤凰周刊》一家媒体刊发此类报道?按照《凤凰周刊》中的文章所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信众跨越了两岸三地,那中国政府为何放弃大陆地区多家颇具影响力的官方媒体,而只通过《凤凰周刊》发声?

第三问,《凤凰周刊》此文究竟在为谁代言?

如果是《凤凰周刊》此次不是在为中国政府发声,那究竟谁才是幕后之人呢?文中所指案例无一是真,因此并没有所谓的“受害人”,也就是说,这篇文章并不代表公理与正义。还有谁有动机写这样的文章呢?答案只剩一个,就是敌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

无须讳言,与第三世多杰羌佛对立的团体只有一个——达赖集团。

通读全文,不难找到达赖集团的一些蛛丝马迹。《凤凰周刊》在否认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时,所引用的佛教机构只有一个,名为“某西藏宗教基金会”,该基金会的负责人叫达瓦才仁。但是《凤凰周刊》却不肯说出该基金会的真实名称。只用一个“某”字指代。

不难得知,达瓦才仁是“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董事长,是西藏流亡政府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完全忽视中国政府不断援助西藏经济发展的事实,歪曲中国政府尊重宗教自由和实行民族自治的政策,煽动西藏独立,公然分裂国家。他牺牲普通藏族人民的生命为达赖集团分裂国家的政治野心服务,却说藏民自焚是自愿的牺牲,是为了“增加民族的钙质”。那为何达瓦才仁自己安然居住于台湾,却要牺牲他人的生命?这不仅失掉了一个出家人应有的慈悲心,甚至失掉了一个普通人应有的良知。在此背景之下,《凤凰周刊》自然不希望达赖喇嘛这几个字见光,却欲语还休地抛出了达瓦才仁,是认定读者不会知道这个达瓦才仁究竟是何方人士吗?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达赖集团一贯针对的对象,从2010年开始,达赖集团就开始不断地攻击第三世多杰羌佛。原因很简单,有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达赖喇嘛就没有了立足之地。佛陀都在世了,达赖喇嘛又如何能够自称为藏传佛教的代表呢?一旦失去了藏传佛教代表的地位,达赖集团也就失去了从事分裂国家活动的根基。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达赖集团疯狂攻击第三世多杰羌佛。然而,谎言终究会被拆穿,真理接着流言的嘴也会传遍四方。

让人不解的是,《凤凰周刊》为何要甘为达赖集团的代言人?

如此种种,不知《凤凰周刊》是否能够直面拷问,守住新闻人的职业操守!

附件一:刘娟于2003年8月20日在《天天日报》上发表的书面声明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1张

 附件二:塔尔寺的唐让嘉瓦手持自己所写贺函的照片《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2张



 编者补充:

铁证如山的材料  

一、刘百行先生2014年7月3日写了一份"声明书"(见下图),再次澄清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没有骗过他,证明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伟大无私的!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发表严正声明 第3张

上图:港商刘百行出席记者会,力证没有被骗,亦否认被洗脑。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4张

二、2014年6月11日 刘娟女士再次写了份澄清书,来证明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骗过她,是有不道德之人假借利用她的名义来毁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5张

以下是刘娟女士的证明全文:

说明

现在社会上很有多居心叵测、没有道德之流,假借利用我的名义来攻击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父,我非常气愤,也很难过!其实你们完全不知道真实情况,只看到表面现象。事实上,从我拜佛陀师父十几年来,每次见到伟大的佛陀师父,祂老人家都是那样地慈悲、善良,那样地关心我们这些弟子的一切!从来不顾及别人对自己的诽谤而在为众生担孽!曾经我在拜见佛陀师父时,几次提出要写一份澄清书,来证明师父没有骗过我,但是都被祂拒绝了。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不道德之人,假借我的名义毁谤佛陀师父,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决心要用事实来澄清: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我一直以来最尊敬的师父!他从来就没有骗过我!特此说明澄清!

刘娟

06/11/2014

三、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证明萨迦天津法王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认证书,是萨迦天津亲自交给她转交的。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6张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7张

上图: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的证明

 

四、青海塔尔寺管委会的丹增才让活佛亲笔写下证明,按了五个手指印,并手持他写的证明拍照,证明唐让嘉瓦主动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了贺函。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8张

上图:丹增才让活佛亲笔写的证明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9张

五、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文化馆馆长庄增述先生的证明《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10张

六、恒性嘉措仁波且的发誓证明《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11张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12张

 七、隆慧法师的发誓证明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13张

《凤凰周刊》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 罔顾事实究竟为哪般? 第14张

 以上证明材料出自《古佛降世的背后》。


八、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为什么发三封信给萨迦天津法王?十四世达赖施压 萨迦天津不敢承认给羌佛写过认证书 第15张

 

十四世达赖施压 萨迦天津不敢承认给羌佛写过认证书 第16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