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珍开示:撕开他的画皮

在撕开画皮之前,我想提醒诸位行人思维一件事,“蓝台印证”只是佛法智慧五明中工巧明的一个小部分,几年过去了,没有一个诽谤者能做下来,乃至根本不敢去印证。他们为了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用尽了一切卑鄙手段,却就是拿不出佛法智慧取得“蓝台”的成就,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是披著画皮面具的妖魔,妖魔当然生不出佛法智慧来。

《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六——砸破寄居者的壳》刊出后,我发现有些行人对寄居者的概念依然重点不明,故今作一个提要补充,以助大家更准确的理解。今不说寄居,改喻画皮,虽实质相同,但“画皮”更能直接体现其妖孽特性。

佛教界画皮妖孽的存在及其对众生慧命的危害,都是不争的事实,毋庸赘言。对他们的鉴别,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

第一,道德品质。看这个所谓的大德,是否大悲从善,是否时刻为众生的福德慧命著想,有没有贪欲行为,有没有罔顾佛法教戒,有没有自吹是大圣仁波切等。如有所谓大德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祝贺问题上露出的马脚,就让人清晰看见其画皮禽兽的实质。此人在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文书中,言辞凿凿说他经过修法,观照到云高益西诺布是多杰羌佛真身化现,未久却又反悔了这个说法,他的反悔不得不让人思考:他“修法观照到”这件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假的,他没有观照到,那他为什么要行文说他观照到了?是在愚弄谁?愚弄众生还是愚弄佛法?是要骗取什么?骗取众生的崇敬,还是骗取名利?这种儿戏佛法,欺诈众生之徒怎么可能是大德,地道践踏众生成就前途的画皮妖孽!若他真的曾经观照到,后来因为某种世俗关系的考量权衡而否定了所行之文,那更是将凡夫利益摆到佛法之上的破戒行为,同样是谎话连篇,同样是鱼肉众生慧命的禽兽!但有的人总被他一派宗师教主的身份吓唬住,却忘了释迦佛陀四依义之“依法不依人”的教戒,这种德行败坏之假圣者,黑白不分到连个道德稍好的凡夫都不如,他的行为难道是契合三藏的?当然不是。既然不相应于经教,那佛弟子为什么还尊奉他为大德圣者?为什么就不能“依法”看穿那宗师教主的身份,完整就是他遮掩妖孽丑陋而涂抹的画皮?

第二,从法义。要看这个所谓的大德,他的法义是不是符合三藏密典的义理。要从他所讲的内容去鉴别,而不能因为他手里拿著正宗佛经或祖师法教在宣讲就不加分别的认为他正确。经卷的正确不能代表宣讲人的讲义是否正确,只是诵经当然无妨,一当有宣讲人自己的开示,则必须依圣教量鉴别。须知画皮禽兽也会举起正统佛经和祖师法教,但他们会把魔邪之见混杂在其中,尤其是他们的释经和开示,掺和了大量的邪知邪见,行人往往不知不觉就把这些妖魔毒液吸收进去了。如那个名声响亮的大法王,讲著讲著经论就说:“释迦牟尼佛讲了很多经,但有些话我们还是可以不听的”,比如有人说要改革佛陀的教戒,满口双身法之类,都是公然与佛陀作对的妖邪之说,行人只要听到这类言辞,不管他有怎样的身份光环,不管他手里拿著哪部佛经,哪怕有几百万人在你身边唱他的颂歌,你都应清醒,那正是他披著身份地位的漂亮画皮,以佛菩萨经论为遮掩所喷出的毒液,应立刻远离,此乃妖魔无疑。

第三,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一条是所有画皮禽兽最大的致命伤,就是从实质见本源,要看这个所谓的大德,他到底是拥有圣证量的成就者,还是一个只会讲空洞理论,甚至是连空洞理论都错谬连篇的凡夫。有一点我们绝对要理清,成就圣者决不可能跟凡夫一样,否则就是凡夫,还叫什么圣者?圣者必定拥有超越凡夫见闻觉知的证量,而且圣者阿阇黎必须要展显法义规定的道量,如金刚丸三步金刚力的三种级别等位,若大圣菩萨转世者,只是金刚力还不够,须当众展隔石建坛道量,否则怎么证明你是圣者,怎么让众生了解自己的依止没有错?怎么证明你有很大的能力可以将轮回众生引向解脱成就的另一境界中?有的寄居画皮妖孽总爱说一句话:“我们不讲究神通”,你凭什么不讲究?三藏经典满载释迦世尊及弟子们的神通事迹,你不讲究你就是不合经教与三藏对立,反对释迦佛陀,你不讲究你就是骗子,你就是凌驾于佛陀世尊之上!《妙法莲花经》记载释迦世尊现“化成世界”给行人看;《三摩竭经》中记录释迦佛陀率众菩萨罗汉弟子从虚空中神足飞行,佛放大光明天地大震动,菩萨罗汉各自变化飞至难国给大众看;第三世多杰羌佛请佛陀从虚空降下真精甘露,当场大地六级震动,却不伤众生,不坏房舍,祥瑞加持给行人看;大阿阇黎依正规皈依法度,使金刚丸穿墙入壁、化虹而飞,有极乐世界尾长于身三倍的迦陵频伽鸟,绚丽五彩羽毛,唱极乐净妙悦音,飞至坛城与人同坛皈依给行人看……这才能说明你是圣,才能让众生安心依止,这是对众生的悲心,是一个大圣者所必具,连这点悲心都没有,只凭一个称呼一个身份地位的外壳,就强行让众生尊奉为圣,如此蛮横霸道还能叫圣者?有些法王仁波切在自己的文论中记载著曾经把手印或脚印留在石头上之类,这些都没有现场观看印证虚假不实,无法以此作为成就证量的凭据,但从中就暴露出一个问题:这些人,你让他现场展显证量,他就说不讲究神通,可为什么他又在书中大肆渲染石留手脚印这种事呢?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所以,千万不要听信什么佛法不讲神通道量这类瞎话,纯粹是画皮禽兽用来遮羞的瞎扯谈!

这些禽兽没有真实佛法道量,但很会摆架势,尤其是在法台上,法袍一披,长号一响法鼓一擂,左右排立,架势就拉开了,然后摇铃打鼓,左铃右杵,翻腕旋手,念诵仪轨,摇头晃脑,提壶灌顶,呵哟,像模像样,佛弟子们见状五体投地恭敬礼拜,以为真的是了不起的圣者再来。但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反问一下我们的心,我们到底是凭了什么觉得法台上那人所施行的就是真正的佛法?到底是凭了什么觉得法台上那人就是佛菩萨再来的圣者?是凭他比手划脚,还是凭他摇铃打鼓?是凭他会念诵仪轨咒语,还是凭他那一身法袍高高在上?如果只凭这些外在形式就说他执持的是佛法,那完全不必是他,好莱坞的演员就可以完成他全部的工作,比他更强,这演员是不是也能被称为圣者佛菩萨大法王?

我老早就说过,佛法存在于世只有一个目的:将众生从轮回中解救出去,“如果一种法义,已经不能实际地带给众生解脱成就的效用,而仅仅停留在一种传统或形式上,不管有多少人推崇,它也只是脱离佛陀教法的戏论。”不管多么有威严的形式,那毕竟是形式,尽管那是法义规定的形式,但不是法义的目的。形式必须与内容相得益彰,有实际内容的形式才不空洞,才不会流于虚假表皮。因而我们必须要关注的一个实质内容,是这些仪轨形式所带给众生的解脱实效在哪里?仪轨形式之下有真实的佛法力量显现出来给众人观看以得三密加持,能为众生带来解脱的效用,这才是正宗佛法的圆满次第。同样,是不是佛菩萨再来的圣者,也必须要从他所展显的证量去鉴定,而不能停留在外表的架势威仪。例如隔石建曼陀罗,这种圣境道量拿出来,即便身显乞丐,也没有人相信他是凡夫。拿不出实实在在的圣者证量,再装模作样的架势,再强大的背景支撑,也同样是佛教戏剧。

以德品、法义、证量这三条来鉴其实质本源,是否画皮禽兽,才一览无遗。

比如你可以试一下,催促那些破坏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弘扬的家伙去“蓝台印证”,你告诉他,有人说你是画皮禽兽、寄居恶徒,说你什么佛法都不懂,什么证量都没有,除非你去把蓝台印证拿下来。你看看他会是什么态度?他或许暴跳如雷,或许故作镇定,或许不以为然,他会告诉你许许多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最终结论就是一个:不去蓝台。不是不去,是不敢。你请他为利众生而出山一次,为证明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假的,为让众生看看你真正大法王、仁波切、尊者、大法师的佛门智慧,为表明你是真圣者再来而出山表现一把,但无论你怎么激将怎么恳求说服,你就是逼死他,他也不会去,原因很简单:他是凡人,拿不下蓝台成就,只好装出或大怒、或慈悲、或忍辱等相状跟你绕圈。这些人平日里任何大小供养伸手就拿来者不拒,平常随时以佛菩萨圣者自居,这还没让他展显隔石建坛那种高深证量,只让他用佛菩萨本有的智慧证量去蓝台完成两个小雕塑,就能收入两千万美元,不犯戒又不犯法,他却不敢去了,若真有这个本事为啥不去?为啥不拿?如果真的是佛菩萨大圣者,拿下蓝台,就如同让陆永举起一百公斤杠铃那么容易,因为他是奥运会举重冠军,那是他本身早已具备的力量,丝毫不必犯难。那么请问,如果有人说陆永没有力气是不会举重的假货,正常情况下,什么原因会使他找一大堆别的理由来辩驳,却死活不肯当众举起那一百公斤的杠铃呢?除非他真的没力气根本举不动,他当初举的是假杠铃,他是假陆永。所以,那个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不肯去蓝台的人,行人应该心知肚明,他之所以不去蓝台,不是他说的那些理由,而是真的没有这个本事,那两千万美金他做梦都想得到,但他不能去,不敢去,他清楚自己是毫无智慧的假圣者,去了就原形毕露,就等于昭告天下他是冒用佛菩萨圣者之名的骗子、假货,若死活不去尚能骗得一时,去了一时都不能再骗。

其实,这世上有很多大德高僧也许拿不下蓝台,也许同样拿不出如第三世多杰佛那三十大类的成就,但他们大多谦虚、谨慎,他们对这样伟大的智慧证量,随喜、赞叹,这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智成就,是佛教徒的荣耀,他们为众生高兴,因为他们不是披著画皮的骗子,不是愚弄众生的禽兽,他们是如法修行的行人、贤圣僧。

再比如我们拿德品、法义、证量这三条去鉴别有一种人,有一种身份地位非常高的某著名大派的喇嘛大法王,他因为自己的面子问题,想方设法破毁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我很想直呼其名,但忍下了,为了给他留下最后一个自我纠正的空间。我手里握著他的开示文论,我用朱笔圈点其背离三藏密典法义的错误,整本书已被圈得狼藉斑斑。几次愤然掷笔,痛心疾首于其胡说八道违背释迦佛陀教法对众生慧命的残害,却又因众生慧命不得不继续批改。这种人的德品、法义、证量,不论哪一项,不要说是著名大法王,连一个普通的佛教徒都算不上,他可以因为个人面子、个人利益喊打喊杀,曾经公然说可以不听佛陀的经教,曾经乱解密法以佛法之名纵容邪淫,现在又动用他手中的机构,千方百计卑鄙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施压打击那些赞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高僧大德,破坏阻挠佛陀正法利益大众,甚至疯狂咆哮将《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扔进垃圾桶!佛弟子们,你们知道吗?当他发出这样的叫嚣时,他已经不是法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阐提恶人了!翻开《多杰羌佛第三世》,开篇的传承皈依图上有多少佛陀菩萨圣者祖师像?中间部分还有阿弥陀佛像、观世音菩萨像、绿度母坛城图等等,文字中又有多少佛陀菩萨的名号?打开宝书即见法界顶圣多杰羌佛、燃灯古佛、释迦牟尼佛圣像,书中还有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佛经!《四分律戒》中清楚规定不得将佛像、经卷置于污秽之处,《大唐西域记》说“毁佛像则历劫招殃”,一个闻名全球的大喇嘛大法王,竟胆敢公开侮辱诸佛尊像、菩萨圣号,那是绝对的画皮妖孽披上了法王袍!是邪恶嗔毒遍布身心,故意为恶,不信因果,不惧阐提恶业的毒魔禽兽!我时常觉得这禽兽悲哀,我在一旁看著他张牙舞爪,他自以为用他那点妖孽手段可以愚弄大众,他以为佛法界的江山尽可由他圈点,却全然不见自己的蠢钝,以为所有的佛教徒都跟他一样愚痴,以为自己掩盖得天衣无缝,以为没有人看穿他精心描画的大德法王皮下那禽兽的丑态。可惜,无论何种寄居妖魔,在纯正的如来正法面前统统无法遮掩,在我看来,第三世多杰羌佛若不是大悲拳拳,若不是顾虑著此妖门下可怜求学的佛弟子,只须毫厘佛智慧力,他狡黠经营的绚丽画皮,便会弹指间化为灰烬,只留一团污秽妖臭受千万劫的轮回唾弃!

佛弟子们,密宗十四根本戒是怎么规定的?你们还要追从这种毁踏佛像经卷、谤佛毁法的阐提毒魔走向堕落吗?你们的障碍也许是因为十四根本戒首戒,而不敢疑师、谤师,但你们应该明白,根本戒中所指的师是圣德之师,而非背离三藏,毫无证量又德行败坏的邪恶禽兽。试想,如果波旬魔王化现成一个高僧大德披上法王袍,你们也要誓死效忠,不离不弃跟他一起入魔吗?你们要时刻记住自己是佛陀的弟子,而不是任何人的私产,你们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黑社会帮派恐怖分子,你们要学习的对象是佛陀,要学的法是佛陀的法。为师者的行为符合佛陀法义标准,他宣讲的一切符合三藏教戒,真心利益众生解脱,哪怕他就是拿不出很高的证量,你们都应该追随不变,但倘若他的行为法义都已经背离佛法的轨道成了外道或妖魔,你们为什么还要追随?那还是在“学佛”吗?一世人生,难得而短暂,稍不留意,被邪师妖魔迷蒙了择法眼,自以为修了一辈子行,结果却一辈子助纣为虐,自以为依奉了一位大菩萨,结果是伺候了一个披著漂亮画皮的妖孽禽兽,不见任何功德,反取重重黑业,最终的家是三恶道,多可怜,多可惜!

禽兽占据了度生位置,离经背教,私欲纵横,但却因为他身份地位的美艳画皮迷惑著百万千万众生,不能再如此下去了!设立“蓝台印证”的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普觉会、圣格讲堂等单位,拉珍近来和一些德境弘深的喇嘛一起,依据三藏法义,将当今许多所谓著名高僧大德法王的开示著述遍阅,当中离经背教之处多得无法想像。再加上他们中一些人德行败坏,谤佛毁法,荼毒众生慧命,由此,我们产生了一个想法,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公开点名邀请那些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画皮者前来蓝台印证呢?这是撕开他的画皮,让众生清醒择法的最好途径,最佳机会。你们若能公开邀请,我们亦当协助此正法之举,你们邀请来蓝台印证的任何所谓大德高僧法王,拿不出蓝台成就而继续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攻击如来正法,我们将在网上、报纸上如实公布其背离法教的错谬。如若他拿不出蓝台成就但知悔改,不再谤佛毁法,那就给他留下体面资粮好自修行,由他自己纠正那些法义错误。这是我和喇嘛们非常诚恳的建议,请你们斟酌。

邀请来蓝台印证,让他见真钢,让他现实拿出佛法智慧证量,这么轻而易举就可以鉴出妖孽真相,让佛教界寄居恶徒、画皮禽兽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照妖镜,我们为什么不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