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珍开示: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一) 砸世相是非

今晨,一喜欢玩闹的师兄路过我的书桌,看见这个题目就开玩笑说:“哈哈,金刚锤都抡上了,你这是要砸谁啊?”我笑答:“砸愚痴,砸邪见!”师兄问:“为什么不说金刚杵或别的法器,偏偏要用金刚锤?”我又答:“因为锤俱粉碎功用。愚痴邪见需粉而碎之,不留其原来形迹之遮障,正见方可朗朗而建。”

 

举锤之前

 

举锤之前我希望所有行者牢牢记住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是一个事实,这个事实不是我说的,而是佛陀在经藏中告诉我们的。什么事实呢?那就是,当一个修行人,依佛陀之教奉行实践,最后证得成就出离轮回的时候,十方世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楞严经》云:“汝等一人发真归元,此十方空皆悉销殒。云何空中所有国土而不震裂。汝辈修禅饰三摩地。十方菩萨,及诸无漏大罗汉,心精通吻,当处湛然。一切魔王及与鬼神凡夫天,见其宫殿无故崩裂。大地振坼水陆飞腾,无不惊慑。”佛陀对弟子们说,你们当中如果有一人证得成就解脱,此时十方虚空,将全部消灭,那么存在于这虚空中的国土怎么可能不震裂呢?你们修习禅定,解六结,越三空,十方菩萨与诸大阿罗汉与此解脱境界契相吻合,当自湛然澄明无损无碍。但是,一切魔王与鬼神众凡夫天,见其宫殿,无故崩塌,大地也振动而坼裂,水陆各物翻飞乱舞,无不惊惧恐慌。

 

那么,面临这样的毁灭,魔宫成员们会做什么呢?魔者本来就由嗔怒恼恨所生,他们当然是要报复打击,是故鬼神天魔,魍魉妖精“佥来恼汝”,无所不用其极地阻挠行者成就,毁灭他们的道心。这就是为什么有佛之处便有魔,因为妖魔必须破坏佛法,避免成就者出现,以维护魔宫的繁荣。无始劫来,魔王就一直与佛陀唱著这出对台戏,在三界中抢夺众生,他派遣他的子孙,以各种形象呈现在修行人的行途中,于他们禅定时,于他们日常行持中,于他们思维时,于他们观照中,时时刻刻在寻找机会毁灭行者的修持。从内,他们乘著喜怒哀乐利衰毁誉的业风悄悄潜入行者心头成为阴魔,一点点吞噬他们的正知正见,机会一当成熟,便跳将出来主宰行者的一切思维使之彻底脱离道轨,甚至成为魔众。从外,毁佛教戒,乱佛律仪,摧灭一切佛法正见的教导,这是他们最根本最首要的任务,其主要工作宗旨是:一、占领寺庙及佛教团体机构,混入其高层,以破坏佛法的传播。二、阻挠或破坏正知正见的佛教典籍面世,以防行者学到正法。三、阻挠或破坏真正佛菩萨化身的正宗高僧大德传法开示,以免行者依法修持成就。

 

魔的毁法手段是花样百出的,虽然在佛菩萨面前他们无以遁形,但相对凡夫众生,有一些还算得上高明,颇有迷惑功能。但有一种人他们无可奈何,就是那种已深入佛法正见,一点一滴都依佛正见正教奉行,他择判一切的惟一标准只有佛陀法义教戒的行者。这种行者,魔王拿他没辙,他就像给自己套了一个金钟罩,百毒不侵。而这种行者不是天生的,天生如此的只有乘愿而来的佛陀大菩萨,这种行者是修出来的,这种行者随时都在检查行途上的环境安全,也就是自查知见,稍有不符教戒之处,便举起智慧的金刚锤砸将过去,彻底粉碎之,妖魔便不得其门而入。如果修行人个个如此,波旬魔王大概会气急攻心而灭吧。

 

第一次读到《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之后,我便知妖魔要恼羞成怒,狗急跳墙,因为这本宝书带给众生的成就利益实在太大,如茫茫大海上一座高大的灯塔,其光明可以于黑夜之中照耀海面如同白昼,众生依止即能清晰而快速地踏上成就的坦途。果然,宝书面世,各种渠道都传来愤怒的嘶吼,有搬出七年前那个乌龙案的,有搬出认证祝贺问题的,有搬出神通问题的,有搬出《楞严经》的,名目繁多,一哄而上,目的都是一个,让人不要读这本书,不要走上成就的路。我听得出来那是谁的声音,很多真行者听得出来那是谁的声音,置之一笑。可惜,有些众生听不出来,有些行持未全入正道的佛弟子听不出来,他们的心在动摇,他们的正见正在渐渐淡去,邪见愚见正一点一点腐蚀他们的善根。

 

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一位仁波且说过这么一件事,从中国广东省寄来的一份关于那桩乌龙案件的判决书,放在办公室一年了,三世多杰羌佛从来不看一眼,每每提及那些八方流布的诋毁污辱谩骂,三世多杰羌佛听了不笑不烦,眉头都不皱一下,好像完全没有这回事存在一样,有一次这位仁波且著急了,总觉得这都是些需要解决的事情,翻著判决书强行念给三世多杰羌佛听,念了三页就被三世多杰羌佛喊停,说:“不要执著这些,把时间用在修行上吧!”转身离开了。

 

三世多杰羌佛的几个从事国际关系工作的弟子,组织了一份材料,罗列了公安进行政治宗教迫害的铁证,准备发向全世界所有国家,却被三世多杰羌佛制止,理由只有一句话:“众生无明害我,难道我也无明生是非吗?”

 

佛陀的境界是光明的,任何尘劳阴翳都无法沾染。但众生不同,众生心浸泡在是非里,而且惯用世相是非的标准来衡量佛菩萨的行持,得出的结论往往可笑又可悲,可笑在他们混乱迷糊的逻辑概念,可悲在于这些概念将严重阻碍他们的成就前程,这是诸佛菩萨所不愿意看到的。三世多杰羌佛带给娑婆世界的法义太过精深伟大,我常常在想,也许末世众生真的缺乏相应的福报学习这样完美的佛法,才会有种种的阻障迷雾横亘在这伟大的如来法义与众生中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无论外在情势的好坏,一个大乘行者都应该秉承菩提之心,竭尽全力拨开众生眼前的迷雾,竭尽全力为他们照亮脚下的行途,这就是我今天要举起金刚锤的原因。愿能上承诸佛法统加被,佛弟子们可以藉助这几锤,清醒地知道,世相的纷扰只是一个表相,来自各方的流言诋毁也只是一个表相,我们往往需要跳出事情本身,站在整个佛法弘扬的角度,才能看清许多事情的本质,也才能从根本上查出自我知见错谬之处予以清除,粉碎愚迷而智慧得以蓬勃,以此彻底摧灭魔障侵蚀的路径。

 

第一锤 ——砸世相是非

 

有些人很愚痴,时至今日还被七年前深圳公安制造的那起乌龙案件障碍著。是啊,法律,这似乎是个大问题,波旬的这个招数很有点力道,让注重世相对错的众生很难迈过这个坎。但我要请大家推敲几件事,那道陈固的围墙也许就会在你心头坍塌。

 

第一,第四世多智钦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一九五八年被捕入狱到青海西宁的一个劳改农场,同时在那里关押著一千多位活佛喇嘛还有汉地的法师。一九五八年,文革的混乱还没有开始,按照很多人的说法,那个年代是社会状态相当不错的年代。我的问题是,如果中国的所有执法机构全部都是正义公道的,为什么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和那一千多位活佛喇嘛会在监狱里?第二个问题,如果因为有了被某执法机构抓捕这个现象就不可能是佛菩萨甚至不可能是真正的佛教徒的话,那么莲花生大师化身的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算什么?那个在监狱里得到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传大圆满龙钦宁体精髓法,修持不到两个月就化虹光成就的汉地法师算什么?那一千多位大活佛大喇嘛算什么?

 

第二,有人说,那是新中国建立初期,法制不健全才会出现这些问题。那么好,就说现在,甘孜州五明佛学院不是被强行解散了吗?达赖喇嘛不是依然被排斥在中国境外吗?我的问题是,如果被某个政府反感排斥就不可能是佛教领袖或正规佛教机构,那么五明佛学院算什么?晋美彭措法王算什么?达赖喇嘛又算什么?那几万名艰苦求法的五明佛学院僧人又算什么?

 

第三,公元八百多年时,大昭寺、桑耶寺被关闭,小昭寺被当成牛圈使用。谁下的命令?官府。公元五百多年时,汉地有四万多座寺庙被赐给王公作宅地,佛像经卷被毁。谁下的命令?官府。我的问题是,如果被一个政府反感排斥甚至打压,就可以作为判断是不是真正如来正法的标准,那么,大昭寺、桑耶寺、小昭寺是不是应该被断定为邪教场所?那么,灭佛的朗达玛和北周武帝是不是应该被改封为如来正法的坚强卫士?

 

几个简单的逻辑推理,就足以让我们重新思考很多现实问题。

 

我不诋毁法律,我无比尊重法律且遵纪守法,但我不会百分之百相信执持法律的人,无论古代现代,人就是人,人不是圣,人类本身就是因贪欲而结成的欲界众生,因此,执法的人,因其贪欲私愤而在法律的招牌下做错事甚至害人的事多如牛毛,否则就不会有宋慈的存在,不会有提刑官的存在,不会有按察使的存在,不会有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存在,不会有廉政公署等等的存在了。如果仅凭一个执法者的外壳就认为他们是正义与公理的绝对掌握者,或者以舆论的众寡来判断是非对错,这种认识是相当愚蠢的。只有事实本身才是正义公理的惟一承载体。这是就世相而言,同样的逻辑,是否是真正的佛教徒,是否真正的圣者,这个真相的承载体,不是纷扰的世相,不是他的世俗外相经历,不是世间舆论的任何说法,这个真相的惟一承载体,只有他本身真实的行持,他所传授的法义。这是惟一最根本的择决标准。

 

那么具体到七年前那桩案子,就事情本身而言,暂不提到佛法的高度,仅就世相逻辑,为什么就有人死死认定它是正义的,没有问题呢?是法学专家高明还是你高明呢?为什么由全中国第一流的十多位法学博士导师、法学专家们会聚在一起详细研讨这个案件之后,一致得出结论这是一起错案建议法院纠正呢?这个案件的专家论证意见书原文的最后总结是:“专家们认为,在大力加强法制建设的今天,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XXX刑事判决书出现如此多、如此明显的失误是不应该的,建议予以纠正。”这些专家绝非泛泛之辈,他们来自北京大学法学院、清华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上海市法学会、华东政法学院、上海市社会科学院、人民日报社、法制日报社等权威法学机构,且大多是博士导师级的法学权威!还有,为什么法院还没有开庭审理,报纸就已经提前刊登出了法院的审理结果呢?这不是明摆著的预谋加害吗?为什么这起案件的北京总负责人,那么凑巧的就是那个1999年被三世多杰羌佛公开揭穿欺诈原形而恼羞成怒八方诽谤三世多杰羌佛,2002年被香港廉政公署起诉,香港法院以欺诈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的黄晓穗的干爹牛平?一切都围绕私利在转,牛平的私心很明显,深圳公安一部分人的私利更加易见:三世多杰羌佛的七百多张书画已经被他们私分了。这个案件,如果依法学专家们的意见判无罪,七百多张书画谁来退赔?这些书画的市价现值多少知道吗?近一百亿人民币!上有私愤要泄,下有财产要贪,还看不明白吗?

 

那个“诈骗”名头扣得有多牵强多愚蠢也看不明白吗?被他们认定的受害人自己站出来申明从来没有被三世多杰羌佛诈骗钱财这回事,刘娟写了一封《发自内心的陈述》,还特意到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公证,我刚刚才又上网看了一遍这封信,网址是http://www.sunmax.com/certall.pdf ;慧妮(俗名郝南妮,现已出家)也写了一篇陈述文刊在网上,讲述了她如何多次大额供养三世多杰羌佛被拒的事实,网址是http://www.sunmax.com/hao.pdf;有泰国人关维城供养总值一亿三千万泰珠(约合美金三百多万)财产给三世多杰羌佛被拒绝的批示文,和上海人周跃、臧健供养总值三千八百万元人民币房产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绝的批示文,网址是http://www.sunmax.com/letters.pdf;还有美国TTI公司的林先生,以一千万美金供养三世多杰羌佛被拒绝;台湾宗教人士游先生供养180万美元,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动用其他弟子游说三世多杰羌佛接受,依然被羌佛老人家拒绝;有台湾的潘先生供养150万美金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绝;香港的谢洁霞供养其价值上千万港币的住房给三世多杰羌佛,羌佛老人家不仅当场拒绝,而且当著谢洁霞的面将捐赠书烧掉;台湾原高雄市副市长李先生在美国洛杉矶供养上百万美元之别墅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绝;台湾的潘先生供养美国旧金山37英亩土地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绝; 另外一位美国的潘先生在美国旧金山购买了价值数百万美金的前印度总领事的房子供养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绝;美国的陈女士供养自己在洛杉矶价值百万美金的豪宅被三世多杰羌拒绝;台湾的王灿明先生供养价值八百万美金的土地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绝,早在1991年,台湾的活佛恒生仁波切将他在北京投资的工厂以及他所有的事业、动产和不动产全部供养给当时住在一间连转身都很困难的房子里的三世多杰羌佛,同样被拒绝。这些事迹,报纸上刊登过,网路上有http://www.ettoday.com/2003/04/26/278-1445475.htm(这只是其中一个网址),这些供养者都还健在,随时可以咨询查问。这还仅仅是一部分被拒绝的供养,仅就我所知,我个人至少还能再数出五十件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绝供养的事实,可能会更多。不收供养,这不是我想说的主题,我想请大家思考的是,第一,一个人肚子饿不饿是谁说了算?当然是肚子的主人说了算。那么,一个人的钱财被诈骗了没有,是谁说了算?当然是钱财的主人说了算,以及这笔钱财到底是不是被骗到了这个“诈骗犯”手中这个事实说了算。那么好,为什么被深圳公安举出的,说是被三世多杰羌佛诈骗了钱财的这些人,个个都公开说明从未被三世多杰羌佛诈骗过钱财,而且被公安指定的那一笔笔所谓被“诈骗”了的钱财一直在这些钱财主人的掌控下流动,自始至终就跟三世多杰羌佛毫无关系,可他们还是坚持说“诈骗”?思考二,数数看,仅就上面罗列的这些供养,加起来数额有多少了?不要说别的,就那37英亩土地,你知道价值多少?在离寸土寸金的旧金山市中心仅仅十分钟车程的地方,你查查看价值多少?这件事情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早在什么“诈骗”刘娟刘百行等人钱财的乌龙事件发生之前,我想请问,放著价值惊人的供养不收,却为了连这片土地价值的零头都不到的小钱去“诈骗”,如果是你,你会这么神经病吗?有人说:“这都是表面的,也许暗地里收了更大额的呢?”你以为满地都是比尔·盖茨啊?你给我弄个几千万来供养看看?还不用美金,人民币就好。完全是弱智想法,业障透顶!什么叫供养?供养就是白送,而且佛弟子供养上师是正当正该,绝对符合教戒的。白送的,为什么那么傻不收?三世多杰羌佛为什么从来不收任何供养?他老人家人说过,要为那些在这贪欲横流的末法世界修行的佛弟子们作出一个断除贪心的表率。各位行者,不要以为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金山银山堆在你面前,明白告诉你这都已经是你的,白送给你的,试试看,你能像三世多杰羌佛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直接退回去吗?也许你能偶尔抵抗一次两次诱惑,十次八次,几十上百次的大笔金钱送上门,还哭著喊著求你收,你能抵抗得住?这需要多深厚的道德修养才能做到你想过没有?是不是这种道德境界太过于纯粹,太不符合如尔等之流贪欲众生的通常心态,尔等不敢相信所以才横加反对?或者是这种道德境界太过于纯粹明亮,照得尔等贪欲横流的小人无地自容无法自处因而恼羞成怒?如果基于这种卑劣小人心态,那我就没什么更多的好说了。

 

有一件小事很想说给大家听,事虽小,但很说明问题,说明了什么问题,希望读者能自己深想。在那起乌龙案的一次开庭审理中,控方,记住,是控方,他们严肃地提出了一条内容以控三世多杰羌佛诈骗,说三世多杰羌佛的某某弟子曾经供养了三世多杰羌佛一千元钱,三世多杰羌佛只收取了其中一元作为表法。法官皱著眉头问控方:“那你到底是要控告他诈骗还是不诈骗?”庭上一片哗然。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至于舆论,那就是更加荒谬不负责任的事情。

 

古德白隐禅师,曾经被一女子陷害,那女子未婚生育,村里人逼迫她说出孩子父亲是谁,女子被逼得受不了,说是白隐。村人大怒,你一言我一语,火气越说越大,认为这个他们一向尊重的大法师完全把他们欺骗了,众人带著压制不了的愤怒齐聚到寺庙前,白隐禅师走出来,静静听大家骂完,面无表情地只说了一句:“就这样吗?”然后就把孩子抱起来,回庙了。此后一年,禅师到处化缘养育孩子,还常受人轻蔑。一年后,女子终于不忍,说出了事实,孩子父亲其实是邻村一位青年。村人万分愧疚到庙里领回孩子,向禅师忏悔,禅师还是那一句:“就这样吗?”将孩子递给他们,转身回庙了。

 

我无限感佩白隐禅师的圣者德境,但同时更感叹的是众生的愚痴。大家好像都不爱动脑子分析事理而只热衷群体起哄,这就是大众的舆论,那么经不起推敲的事情,大家也都信得斩钉截铁的,还一本正经地相互煽风点火,真让人哭笑不得。尤其这种男女之事,好像最能于顷刻之间占据好事者心态,最为庸俗小人所津津乐道,也似乎最能将圣者立刻贬为凡夫,因此,妖魔最乐于用这一烂招诋毁圣者。当年黄晓穗就是这么办的,就在三世多杰羌佛公开揭发了她的诈欺本质,并建议香港弟子成立监察小组监督大师馆财务状况后的第三天,黄晓穗就开始绘声绘色编造这种下三烂的桥段到处散布,嘿,还真管用,时至今日,黄晓穗都被香港法院以欺诈罪判刑入狱好几年了,还有不少榆木脑袋皱著眉头透过这些低级桥段来判断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假,相比之下,白隐禅师那个村庄的农夫倒比他们聪明多了,至少他们不会在真相大白之后还死撑著敌对白隐禅师吧。

 

该如何清醒地判别这世相是非,该如何跳出世相是非舆论而直接进入佛法的真理,也就是几个并不复杂的逻辑推理,所有事情的根底都可以看得很明白,可为什么很多人就是思考不来呢?为什么就死死地被波旬魔众施放的烟雾遮障,完全没有能力自我清醒过来呢?抑或是故意不要清醒?故意制造不清醒,以维护你魔宫的繁荣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