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珍文集:愚人可怜

这两个问题本不想回答,但毕竟众生可怜,只能尽力帮助他们建立正知正见。

一.佛法与民族

有人向我提出来,说有一种舆论,似乎觉得密法只有纯正的藏族喇嘛才懂,只有藏族人才配当仁波且当法王,一说到哪个仁波且或法王是汉人,就皱起了眉头,鼻子里就有一种不屑的气息。而听到这些言论的非藏族佛弟子,也常常没了底气,觉得自己理亏似的。这简直是一种愚痴至极的想法,有这种思想的人,如果是初入佛门尚可原谅,如果是老修行,就简直不配做佛弟子,多年的修行完全是在混日子,对佛法一窍不通。

按照这类舆论的概念,应该说无论是汉族人还是藏族人还是欧美洲人都是不懂佛法的,都是没有资格学佛法的,因为释迦佛陀是印度人嘛,所以应该只有印度人才能懂佛法,只有印度人才有资格学佛法,是这样吗?佛陀传法还会有种族差别吗?佛陀眼里就只有印度族众生而没有其他族类众生了吗?如果是这样,藏族的佛法是哪里来的?汉族的佛法是哪里来的?鲜族的佛法、蒙族的佛法、倭族的佛法等等都是哪里来的?佛陀说众生都具平等佛性,却有人认为只有藏族人才懂佛法,这完全是对佛法的歪曲,对佛陀的侮辱!

显法也好,密法也好,都是佛的法,佛的法是为一切有情众生而说,是为一切有情众生脱离轮回的大事因缘而存在,佛的法没有种族、类别、地域、肤色、贵贱高低之分,只要是有情众生,就有资格学习和拥有与之相应的佛法,只要是学而有成,掌握了正确的佛法知见,具有了修行人所应具备的德格乃至圣品,修出了实际的佛法证量,具有无私的大悲菩提之心,无论他出身哪一个族,他都有资格成为导化众生的法师、阿阇黎、仁波且或法王。

很多人就是执著于形式主义的藩篱,而把自己的成就前途葬送在种种虚假的外壳中。我们要学的是佛法,不是学那些外表形式,他是藏族人也好,汉族人也好,其他什么族也好,我们要斟酌考量的是他掌握了真正的佛法没有。若掌握了真正的佛法,能够解救众生于生死轮回,管他是什么族类,管他是什么身份,他就是外星人,脏乞丐,那也是圣德,也是我们应该依止的对象。而没有掌握真正的佛法,无法解救众生于生死轮回,无论他汉族藏族,无论他有何等显赫辉煌的身份地位,他都是凡夫一个,跟普通众生没有差别,完全不是值得依止的对象。

在汉族佛教徒中,有证量很高,掌握著实证圣量佛法的圣德,如六祖大师、普青法师、法尊法师、能海法师等等,救渡了很多众生,但同时也有全无证量,水平极低的冒牌法师假大德,例如有个著名法师说空性就是太空中的星云炸开了,有个所谓大法师说自己的身体比法界还大把法界包著的,还有声名远扬“了不起”的法师说十方世界只有释迦佛陀一佛别无他佛,说第八阿赖耶识就是真如自性等等,愚痴浅薄到闹常识笑话的地步!还有那些以供养钱财多少来决定其在佛教团体中地位高低的贪婪妖僧,那些身披袈裟手举经卷,讲经说法却完全背离佛陀教戒,甚至明目张胆改革甚至废除佛陀戒律的妖邪恶魔等等多得数不清。同样的,藏族中有证量显赫的大圣德,如莲花生大师,释迦迥乃大师,玛尔巴大师,密勒日巴祖师,无我母大师,岗波巴大师,杜松钦巴法王,第七、八世大宝法王,宗喀巴大师,颇帮卡大师,持明赤松德真法王,日古温波仁波且,贡嘎仁波且,降巴格西,多智钦法王等等等等。但也是同样,藏族佛教徒中还有很多虚有其名的假圣人,例如有那么一个地道的藏族人,而且是一个身份地位相当崇高的藏密某派法王,当他经历了一点世俗压力的时候,竟然产生阐提因种,殊不知这一念生出之时,已经下了地狱种子因,他本来就不是该派前代真法王的转世,除了依葫芦画瓢学了一些传承经教皮毛,装了满脑子错误知见外,毫无实证境量,且满心狭隘的我执凡夫境界,不仅是凡夫,还是凡夫中的差劣者,依止这种意破佛门第一重戒而犯五毒恶罪的人,我们能从他那里学来什么?学他的痛苦?学他的羸弱?学他的悲伤?学他的阴暗?学他的心魔?还不用刻意学,只是依从这种人便已经犯下密乘根本十四戒,必须与之同堕地狱,想学佛成就结果学到了十七层“三时极感石磨地狱”中受无数兆亿年的无间大痛苦,到了那地方,真不知还有谁会去崇拜这种借用“正宗血统”侥幸钻入法王袍的凡胎秽物?另一个地道的藏族人,也是地位崇高的一派宗师法王,名声响彻全球,却公然在他的著述中说佛经是佛陀写的,连初入门的小哲巴都知道佛经是五百罗汉集结而非佛陀所写,一个法王宗师竟然闹出这种常识笑话,依止这种水准的人,众生又能学到什么?再如他满怀的嗔恨,就因为他自己行为的不如法而受到真正圣德的冷遇,便公然叫嚣要将满载佛像的宝典佛书扔进垃圾桶;因为他自己做某事失败却迁怒于护法,竟派人砸毁了护法像!这嗔毒破戒劣徒,地狱的烈火已经烧到他的脚下了,众生怎么能依止这类地狱种性的人解脱?这些人都是正规藏密宗派的领袖人物,从外表看无论哪方面都是那么地道,摆起架势来比谁都老练,修法仪轨,摇铃打鼓,藏文诵经,持咒结手印,样样齐全,但那如演戏般的妖丽动作又能怎么样?他们根本没有掌握真正的佛法,他们无力从轮回中解救众生,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学懂佛法,彻底无法解脱,那些华丽光鲜的外在形式拿来有什么用?

所以说,理论知见正确与否,掌握佛法证量与否,这全在于个人的实际修为,圣凡之别在于自身证量,跟身份地位民族等表相没有关系。其实这类概念我一直在讲,可依然有很多人被邪愚之见侵蚀过久,未能从心底里彻底剥开形式主义的假壳。因此,希望大家能真正明白,我们在择法的过程中,所需要鉴别的唯一只有“是否掌握了真正的理论实证圣量派佛法”这个关键,而不是任何其他外在形式。佛菩萨再来的圣者们降生在哪一个族类,那是随众生的因缘而致,圣德们有能力从轮回中解脱众生决然不是因为他们具有了某个民族的血统,而是因为他们真正掌握了实证圣量派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那是任何一族之法都不能望其项背的无上伟大实证圣量佛法,不说别的,仅“蓝台印证”两个雕塑,便让狂妄冒称的假圣者伪佛教徒胆寒心颤,不敢正目登台印证,所以至今为止无论什么宗派的高士能人哪个敢来?为什么他们个个面对“蓝台印证”汗颜却步?哪怕两千万美金的鼓励依旧无人敢试身手,因为那种圣量实在是自己口袋里没有的东西,掏不出变不来啊!对此,喜欢帖民族标签的人作何感想?你到是说说哪个族才有最真的真佛法?也许你依旧不服,嗤之以鼻,坚持认为自己的师傅才最了不起,那行,我可以请设立“蓝台印证”的机构公开邀请你师傅前来印证,一切旅途食宿费用你们不用负担,而且只要你师傅能拿出本领来完成蓝台的成就,我保证他稳妥领得两千万美金,并尊奉他为大菩萨转世。但可惜,我可以量定你师傅无论平时如何滔滔不绝似有三头六臂,只要站在蓝台面前,他将彻底现出凡夫相,束手无策,毫无智慧,做不出来!凡夫就是凡夫,遇到佛菩萨的圣证量,原形就会现出来。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无圣可及的,一个小小的例子即可说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附议,由几十位正宗藏族血统的藏密各派高僧大圣德发起,请问咱们藏族佛史上哪一位大德法王仁波且得到过如此广泛全面的认同?谁能从古今中外再找出一位来?对此那喜欢帖民族标签的人又作何解释?最重要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弹指之间让众生起死回生,两小时之内让普通众生进入虹光身境界,任运生死于反掌,找遍整个娑婆世界,还能找出谁有这种证量?在这么伟大惊人的佛陀圣量面前,只有白痴才会把民族看得比佛法更要紧。

请各位行人记住,第三世多杰羌佛、释迦佛陀、十方一切诸佛的全部佛法里,没有任何族类差别,只有唯利众生的佛陀光明境界。无论哪一个民族,哪一种肤色,哪一个阶层的众生,随其各自因缘,都有资格成为佛弟子、成为具量者。而所有的佛弟子,只有修行与证量的层次差距,没有任何世俗种类族群之贵贱高低!

二.佛陀与区域

在某论坛,有人发出这样的责难:第三世多杰羌佛既然那么厉害,为什么不留在家乡,连家乡父老都不管了吗?
我想这个人不应该首先质问第三世多杰羌佛,而应该先质问释迦佛陀,质问莲华生大师,质问达摩祖师,质问阿底峡尊者,质问密勒日巴祖师,质问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等等无数圣者祖师们,他们个个离乡背井,八方传法,为什么不留在家乡,连家乡父老都不管?尤其是观世音菩萨,他老人家成佛之前还不是我们这个地球的众生,跑那么老远来到地球娑婆世界渡众生,您原来那个世界的众生就不管了吗?

这可怜的人儿,彻底的不通经藏,你把缘生法起弄懂就不会闹这种痴见笑话了,这是多么愚痴罪孽的众生啊!佛陀们,菩萨们在何处渡众生,是随众生的法缘而定,故而佛法中为无缘不渡。某地众生与该佛陀或菩萨的法缘于某时成熟,佛菩萨便当于那时前往那一处渡脱那一方的众生。某处众生法缘尽了,佛陀或菩萨自当离开某处。如释迦佛陀灭渡,是由于娑婆众生的法缘已尽,佛陀当与新的缘起相应,释迦佛陀才离开了这个世界。佛陀没有管谁不管谁的凡夫分别行为,所有六道众生都是佛陀的亲人,都是佛陀要渡脱的对象,但法缘成熟的时机有所差异,一切渡生法度都当依于因果,顺于时缘,方可真正达到救渡的目的。因此,佛陀渡生没有区域性的差别,佛法在哪一族类中弘开,全在于众生的因缘成熟与否,一切尽在佛陀的大悲观照法缘之中,劣智凡夫凭借自己的意识去猜渡以至愚痴恶语,只是为自己种下深重的罪业之因而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